标题: 第三章 明、清时期广州城历史地理
作者: 曾昭璇
第二节 清代广州城的历史地理
    清代广州城,由于北阻于越秀山,南阻于珠江,东西阻于濠水,故城区已无大发展余地。只由于珠江沿岸,沙坦日多,故要建鸡翼城为护而已。
    但是,清代也是广州在经济上大发展时期,在地理上即反映为沿珠江两岸商业区的成立,西关平原的开发。直到清末,珠江两岸的平原区几已尽数开辟。故入民国,广州城已无发展地方,形成市区多在广州城外岗地了。如河南岗地和东山岗地等处,前者有基立村、素社新村、娱乐村和凤凰村等,后者有浸信会教区开发,建培正、培道中学,龟岗华侨新村,与河南岗地上岭南大学相对。都是例子。即受清代开发珠江平原影响,迫上山岗,形成今天广州向东和向南发展的趋势。而用地也有向山岗上升的特点,即清代开辟以平原为主,常受洪水威胁,入民国则上岗地(即台地),解放后,则更开辟到丘陵区。文溪谷地,景泰坑,沙河、园村、石牌、五山已成为广州市城建用地了。
    (一)鸡翼城的兴建
    清代为广州城发展的一个新阶段,但由于北限于越秀山,南限于珠江,故城池无大发展。只于珠江沿岸新积滩地,由于商贾林立,亟需保护,才兴建东西两面的鸡翼城,一如宋南城方式。由于城墙由明新城东西两侧伸出,直下江边,保障沿江商户,形如两翼,故称为“鸡翼城”。
    据康熙《南海县志》称:“国朝顺治四年,部院佟养甲筑新城东西二翼城,各二十余丈。”即在南明永历元年(1647)兴建的。计由1564到1647年80多年间,珠江江岸又淤出了二十多丈滩地,平均每年达0.9米,即几乎每年涨出1米,显然为不重视护岸,任由沙泥自然堆积之故。因《羊城古钞》(卷一)称:“直至海旁,为门各一,即今所谓鸡翼城也。”其买当时筑城,亦为保护清朝政权,因广州明朝势力仍盛,战争经常发生,使佟养甲有修城之举。果然,明年李成栋反清投明,佟养甲死。
    鸡翼城,据阮元《广东通志》称:“高二丈,厚-丈五尺,各为门一,其东南日正东,其西南曰安澜。即今外城东西临海二城也”。正东门又称便门,通湛塘街及万福里。西翼由晏公街伸下,安澜街即安澜门内街也。李成栋且建炮台于东西两城处。可见建城是有为战争服务的目的。
    鸡翼城今大已消失,即随拆城作为马路路基时拆去。但地点今仍可见,如东翼城即今万福路转南沿越秀南路北段。这段马路是向东南延伸的。便门即在湛塘街东端附近。本段城墙到清末仍保存,长60多米,与始建时相若。城末端建有炮台,为一座方形炮台,在当时江边,位于沙尾直街东侧,今越秀南马路路面。
    西翼城较短,不足原数,可能是后来拆去部分所致。地在今一德路转下人民南路路面处。城墙作南北走向,在《光绪地图》上只有20米长,且安澜门已近南端,估汁南端拆去。安澜门外即今普济桥,通灯笼街,内为安澜街,现都拆平,成为和平东路和一德路。
    从鸡翼城可知清初江边,西边在十三行街以北,迴栏大街以北,东边在糙米栏南,海旁街以南(今改称海月东、西街)。但到清末却已向南堆积出一大片坦地,平均宽度达200—300米之广。因为这里正好在东、西濠出口处,故沙积特多。在中部地区,如海珠石处,则珠江阔度仍大,可达350—400米。西濠口处不足150米,玉带河口也只有250米,即海珠石处江面呈花瓶状,二头小,肚瓜大,表示沙坦形成于东西两侧,中部不严重。
    因此,清初在明新城外,形成了东西向的商业繁荣大街,而大街口南,则为南北小巷,密密并排,伸向江边。反映清初江边和清中叶以后的新淤地的不同,和不同地形年龄,对街道结构形态的影响。反过来,利用东西横向街道和南北向密而小并行小巷区,可以划出清初江岸位置。即中部清初岸线约在靖海街、会仙街、古仓前街、增沙、太平沙、珠光街一线以南,即今珠光路、太平沙、增沙街、盐亭街、仁济西路、十三行路一线以南,即为清中叶以后新涨地。在新城之南,同样可以用太平沙大街为准,以南的南北向小巷区,即为清初以来新淤之地。珠光街呈东西向,当为清初大街。以南的南北向小巷区,即为清末涨沙之地了。
    在西边十三行、一德路为东西向大街,而以南即为南北向的小巷区,也可说明清初岸线是在街南,而以南即为后来新淤涨沙滩之地,此种情况,直可连向西关杉木栏、西炮台大街,此街以南即为清初以后的新涨陆地。
    (二)西关平原的开发
    宋西城以西,为西关平原。由西濠到小北江间,大部为低洼地,如半塘即因一半为池塘得名。平原东部略高,西部略低,北部略高,南部略低。因此,整个平原地形可分为二大区:
    (1)上西关:指东北部较高地点而言。
    (2)下西关:指西南部、南部低地而言。
    因此,西关平原排水的河道都有由东向西流特性,如洗马涌、上西关涌、下西关涌都是如此,西关平原的开发也以上西关为先。早在明代,西关已发展有十八甫的“街圩”商业区,沿西濠及下西关涌(又名大观河)两岸发展,成为城西宋绣衣坊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繁盛商业区。兹先论之。
    1. 十八“甫”的变迁
    西关平原最早的商业聚落为十八甫商业区。即沿西濠和大观河兴起的明代商业街圩。计由西濠金字湾西侧第一津开始,到老城为第八甫,折西至下西关涌为十一甫,再南折而西为十三甫,十四甫,至西濠,再南转而西为十八甫。兹列表明之。
    编号 名 称 起迄地点(地理位置)
    1 第一津 西濠转入金字湾处起,到万善里、百市坊。
    2 第二甫 百市坊到桃源坊。
    3 第三甫 桃源坊到石岗街(今中山七路)。
    4 第四甫 石岗街到麻纱巷。
    5 第五甫 麻纱巷到青紫坊(今龙津路)。
    6 第六甫 青紫坊到福安里(今福隆里)。
    7 第七甫 福安里至荣业里。
    8 第八甫 荣业里至安良里(以上各甫南北走)。
    9 第九甫 由濠向西至文昌巷口(今文昌路口)。
    10 第十甫 文昌巷至十六甫新街(今名十六甫大街)。
    11 十一甫 十六甫新街至涌边。以上各甫东西走。
    12 十二甫 由涌边南折再东转至联桂坊。
    13 十三甫 由联桂坊北折东转再北折至德兴桥。
    14 十四甫 德兴桥(今十八甫北路口)至濠边(东西走)
    15 十五甫 濠边至装帽街(南北走)。
    16 十六甫 装帽街至鬼驿市(杨巷路口)。
    17 十七甫 鬼驿市至富善东街。
    18 十八甫 富善东街至大观河边。
    上述十八甫地理位置尚有两点补充:
    (1)上述第九甫以德星里分出上九甫和下九甫。
    (2)在上九甫南面又有十九甫短街。
    这十八个甫的排列是有次序依河流发展,西止于下西关涌。可见明代西关发展不大。因为十八个甫,即十八条街之外,即为农村地方,或小村、小市所在,其间分布庙堂、佛寺,是供人游览的地点。
    今天看来,十八甫的变迁最大的是十四、十五、十六甫的消失,和十五甫正街、十六甫新街的出现。即清末和明末清初相比,十八甫地点略有变动的情况,兹试论之。
    (1)十四甫的消失。沿大观河南岸的十四甫,明末开河后是繁荣地区,为明末广州出柳波涌主航道,货船衔尾进出。十四铺码头是当时一繁华地方,有青云桥沟通第八甫。其后(万历中)塞河,仍留十四甫码头,作为货船航运终点。在西濠十四甫水脚地名至今仍存。而名渐没。但按阮元《广东通志》称:“太平桥旧在城西南,明嘉靖五年,御史涂相,改建于城西厢十四甫”又曾燠《疏清西关濠水记》称:“嘉靖初,开新河由十四甫达柳波涌”《南海县志》称十四甫码头在华光庙前,即今瑞兴里口的天后庙(里今称万钟西)。作者考察该庙为一版筑厚泥墙批灰矮小庙宇,两进正堂屋,今为民居。因附近多空地,旧有大榕树,故火烧不及,居民视为灵祐之故。
    (2)十五、十六甫的搬迁。据家父曾广衡告知,传当日大火烧平,两甫商民集资在当时郊区上西关冲再建,并把十六甫改名为十六甫新街、十五甫正街以示分别于当日甫址。
    当日十五甫、十六甫是在十四甫濠边向南转街道上,因据同治《南海县志》附图上,即由濠边十四甫转南为十五、十六甫,连十七甫的。今十五甫故址为装帽街北地,折曲不似“街圩”。而该图则作直街状。
    火烧十五、十六甫是有记载的。《粤小记》称:“道光壬午九月十八日,会城西关火,三昼夜始息,毁民舍万七千六百余间,西至西宁堡(今杉木栏西),南至佛山渡口鬼驿尾(即怀远驿南河边),东至回澜桥,北至第八甫,男女民夷,焚死百余”汪鼎雨《韭■笔记》称:“烧粤省十三行七昼夜,洋银溶入水沟,长至一二里。火息结成条,牢不可破”。故此后,断壁残垣,不利于商业进行,才有建新甫之意。
    十六甫并非全烧,因转横入桨栏街,仍属十六甫。《广州城坊志》引《南海城西堡张氏族谱》称:“迁居穗城之西十六甫,即今桨栏街”。
    按甫即铺,为明末商人自卫组织。其时黄萧养起义,西关街圩即自行组织,以防盗贼,在街头尾立栅,建门楼防守,各甫自建码头,称为“水脚”。友人张寿棋认为,“甫”,古越语。即“村”之意。如是。则明代以前,这里有村了。(舆地纪胜》称:“星泉在广州城西六里绣衣坊”,即为一例。十九甫为横街性质,疑为后来名命,不是明代十八甫之数。按地势而言,第七甫以上可入上西关区了。
    第一津因通向水道或兰湖故称“通津”,不称甫。有称“第一桥”,第二甫称第二桥,则又因有桥得名。
    2. 西关平原的农村——西乐围及永安围
    清代西关仍有农村。在上西关区,在第一津到第八甫之西,甫后即为农地,其上即为农村所在,面积比各甫大得多。
    上西关平原开发以筑堤防洪为主,其次才是设梪排水(即沟口和排水沟)。由于平原西低东高,故堤围(群众称为“基”)呈南北走向,而梪涌(即排水沟)即多东西走,向西面排出。已知南北基有四条。
    已知“高基”有二条都是南北走,店铺沿基建立,即基上开街。第一条是今驿巷、高基大街、高基南,在第六甫西。现仍有高基古道街名保存,可见成围很早。向南旧仍称大基横街,即今长寿路北安畴里。即长寿路、龙津东和光复中包括的南北长方形围田。由于围外多有明代名,应为明代旧田区。
    第二条在更西的西乐围基,即由芦排巷北上到西禅寺龟峰山(红层低丘)。具体地点为珠瑁岗到猪婆岗到高基头,即沿迎龙大街、康王直衍、龙田直街到西禅夺,即今龙津东路西端北沿连珠大街、康王直街到中山七路,再北上龙日大街,到第四中学内龟峰(现仍有大石龟、石香炉,石柱墩27个,故又称灵峰寺)。这条基高出田外一米多,基上开街150年。前即农田。《南海县志》称:“西乐围在城西二里许,基长一百五十余丈。起向芦排里后珠川岗北,至西禅寺兴和西约”。今康王直街口仍名高基头。围内有农村26处。清初筑(1764年前)。
    第三条南北基是永安围基堤。由龟峰山西延北转,向北直上纸萤岗止。岗在万善里大道旁。《南海县志》称“长一百四十丈,脚阔一丈,基亦五尺五寸,自万善汛,官塘大路旁纸莹岗至龟岗止。道光九年(1829)六月新筑”。围内农村十二处。现仍高于田而0.8米—1.0米,街面宽1.2米。
    第四条是带河基,在高基西,即今带河路址。北连西乐围,地势不似西乐围北高基头处高(该处高出田面1.5米),但仍高于两侧,为清代西关平原马路,是可走马的南北交通要道。围内即为农村,如晚景园,并非园林,而是村名(见谭莹《乐志堂诗》自注:晚景园……村名)。基南接华林寺。
    清代堤围亦是以高地为依据。龟峰即为一高地。出露红层为红色页岩、薄层砂岩。小丘如台,旧有铁钟益石龟,用石英砂岩雕成。龟头于1937年已为“红卫兵”(四中学生)打断。
    珠瑁岗及猪婆岗在一堤围高点,并非天然岩石所成。因附近为猪仔圩而得名。纸萤岗亦为人工堆高的基围部分。一说崩围积沙后,挑沙堆高所成。
    南河北向基堤把梪涌切断,民国后,各涌断流(约在1928年)。当日围内均有梪涌通人,贮水成塘的。永安围有梪涌两条,水排入司马冲,西乐围亦有两条,排入上西关涌。1862年仍有大塘存在,并有金沙滩等河床地形名称,位今大塘大街附近。带河基内,1852年长寿寺内仍有池塘入潮。顺母桥即为梪涌之一,另一在北,称大濠(今大濠新街附近)。明代旧围高基以东,河涌已湮,只余农村地名,如可嘉园、寿福园等。
    兹将两围农村地名列下:
    (1)永安围内十二村:
    居仁(今居心)     安荣
    蟠龙(今蟠虬)     安宁(今名安隆)
    见龙(今见麟)     居宁
    龙田               永宁
    迎龙               福宁
    穗丰               中正(今和平东约)
    (2)西乐围内26村:
    迎阳     区 园(今欧家园)飞云洞(爱莲里) 和安
    锦华     新 会            陈家园            植福
    北巷     福 源            德 源             宝园
    芦排     兴 和            上更楼            敬梓
    青紫(今紫来)王家园      聚龙(今中山七路)高第
    蕉园     长 庚            周 园             隆庆
    柴家(中山七路)          子 癸(今中山七路)
    在带河基内,农村地名已减少,城市地名增加,如驿巷等。明已有矩洲书院(黄哀建),围外即为洼地。基堤要不时修补,如西乐围成于清初,在乾隆廿九年(1764)五月、四十四年(1779)五月、嘉庆十八年(1813)五月、道光九年(1829)五月均加修筑高,以御洪水。
    3. 西关机房区的兴起
    清代广州织造业发达,“广花”是全国知名优质商品,可见清初棉花仍为广州特产之一,以轻暖出名。蚕丝业亦兴起。故纺织工业在西关大建厂房,昔日大片农地,开辟为街道,设立厂房,成为广州纺织业基地。据尚钺《中国历史纲耍》称,广州附近纺织工场在明末清初已有2500多家。每家手工业工人有20人。而这些织造业多集中在西关。《广东新语》称:“《纱缎)广之线纱与牛郎绸、五丝、八丝、云缎、光缎,皆为岭外京华、东、西二洋所贵。予广州竹枝词云:‘洋船争出是官商,十字门开向二洋,五丝、八丝广缎好,银钱堆满十三行’”。棉布由于质量胜于英国布,又便宜,故出口也多。如嘉庆三年(1798),出口 2,125,000匹之巨。棉花要由印度输入,嘉庆十九至二十年广州进口棉花1,051,708两,占进口货总值32%。乾隆五十二年也已进口棉花18,700担以上,这种来料加工工业迅速兴起,即把西关广大农村农地改成为机房区。大街小巷纷纷建立,连名宇也以织造为名。如锦华大街、经纶大街、麻纱巷等。
    利用西关农地建机房开街,主要地区为第六甫、第七甫、第八甫,转西上九甫、长寿里,茶仔园、小圃园,北连洞坤坊、青紫坊、芦排巷包括的地区,称为“机房区”。而以南则有专卖布的杨巷,还有故衣街、装帽街等, 资金流转的银铺则在“十八甫”的商业区范围。即基本上把道光以前的西乐围地大部分变为市区了。1860年—1870年,机房区大致如上。
    纺织业兴盛又带动了印染、晒、■、浆缎、机具、制衣、制帽、鞋业、袜、绒线等行业兴盛,使西关日趋繁荣,人口日增。故市区已不能以十八个甫为满足,西关平原农田,又在机房区之西,大片被开发,但不是成为工业区,而是成为住宅区。而纺织选择西乐围地则因接近十八甫商业区,有利于机房生产,而交通运输条件亦较方便。因大观河及各甫水脚均可使用,且当地农村人口众多,劳动力足,近十八甫商业区,对产品的销售也易脱手。今天西关仍为工厂厂房和商业紧密相依的地区。
    
    4、宝华街住宅区的开辟
    清代西关商业的发展,人口急增,纺织工人挤在西关区估计有5万人以上,富户产生不少。这些新兴资本家即在附近筹建住宅。加上洋行买办阶级的兴起,他们多在珠江江边活动,亦在西关建房定居。于是在下西关涌郊区择地兴建,是为“宝华区”住宅区。计在同治、光绪年间,宝华区已发展成一高级住宅区,有街有市。主街由南而北,计有下列几条
    宝华市          现开成宝华路(30年代开)
    宝华直街        今改为宝华大街,南连旧宝华
    宝华正街南段    现已开成文昌南路北段(1931开)
    旧宝华          今改称宝华南
    多宝坊          今改宝华正中横
    逢源坊、宝庆市今改逢源市、宝庆市住宅街道则向东西为主。平行并列,由北而南有下列各街:
    宝源大街、晒布地    今宝源路、存善东街
    宝贤坊东段          今仍为宝贤坊东段
    耀华坊西约、宝华卡  今耀华坊西约、耀华南、宝华卡
    宝庆坊、兴贤坊      今同左
    宝华中约            今同
    宝庆新街            今多宝路(30年代开)
    单边街              今同
    宝庆新街中约、宝华正中约 今宝华正中约
    宝庆新南约、十五甫正街 同今天的地名
    十五甫横、十六甫北街
    这样,这个同治、光绪时期新辟住宅区街道就基本上是由十字交叉街道系统组成,整齐有序,大街阔4米—5米,小(巷)街4米以下,如3.1米的旧宝华街。宝华大街为6.2米,街中间为排水渠,渠面横铺2米长花岗岩块。解放后改暗渠,路面岩块改为竖排龟背形路面,但只少数,大部仍是用石板砌渠面的平坦街面。
    宝华区以旧宝华最老,在西关涌南,本区即取名于此。按潘福燊《河南龙溪潘氏族谱》称:“三子正柔,同时入粤,居太平门宝华坊”。潘氏入粤早于康熙、雍正年间,因该《族谱》称:“潘启,号文岩,生康熙五十三年,由闽同安县徙粤”。因受雇于陈氏洋商之故。可见宝华坊清初已立。今以宝华为名街道仍达12条之多。范围就初步调查包括宝华区外,即在西关涌北为主。东到宝华大街东文昌南路,到长寿路西转入宝华路,北伸到上西关涌,西边由逢源路西侧逢源市、宝庆市北上到宝源路东接宝华路的范围。即紧贴商业区建成。促使西关繁华,成“八桥之盛”的胜影留下诗篇也至多。
    5. 晚清(1890—1910)西关住宅区的开发
    随着广”州商业的发展,宝华区又显不足,于是把上下西关涌间平原开发为住宅区。因为这里有两条河涌利用,又不近机房区,与商业区(十八甫区)又近。与宝华住宅区相连,故富户选择此区开发。北为耀华、宝源,西为逢源、多宝,直连及半塘了。
    发展模式仍用宝华区方式。即:
    (1)道路采用正南北和东西交叉系统;
    (2)街面渠面铺排横向长花岗岩条;
    * 八桥:汇源(第一桥)、蓬莱、三圣(庙前)、志喜、永宁(三板)、牛乳(义兴)、大观(元代木桥改)、德兴等桥。
    (3)房屋为青砖石脚、拉拢铁闸的一、二层正堂屋;
    (4)有小花园及高大围墙。
    最典型的超宝华区是逢源区。本区以3条南北主街(逢源东、西街、逢源正西街等)把东西住宅街道贯穿起来组成。南连多宝区,东通宝华区。街道呈正交方式。由北而南有12条街:
    逢源一巷  西到下西关涌,今名逢源西三巷
    逢源二巷  同上,今名逢源西二巷
    逢源二巷  个名逢源西一巷
    逢源北街  直通宝源中约,西通涌边
    逢源大街  直通宝源大街,今开为宝源路(1932)
    三连新街  今称三连直街
    逢源正街  东通宝贤坊
    逢源中约  今同名
    逢源南约  东通宝贤南约,今名逢源南
    多宝大街  东通宝庆新街,今称多宝路(30年代开)
    多宝街  东通宝庆新中约,今仍称此名
    多宝南横街 今同名
    逢源区已近郊外禾田菜地,故住宅内园地颇多。如呈游船状的“小画舫斋”即建于逢源大街(今逢源路三连直街),占地1525平方米。园内建祖先厅、船厅、书厅、画厅、水池假山等,建筑呈山字形,今为广东木偶剧团租用。逢源区东界为东街及正横街;东侧北为宝源、中为宝贤、南侧为宝庆。三“宝”区东为宝华区。目前宝源区有街24条,可见发展较大。
    宝源东街南北向,亦有东西向北街、正街、中约、大街4条,大街在1932年拆为宝源路。路南为宝贤区,只有一南北向宝贤东及东西宝贤坊十宇式上街区。南即为宝庆区了。宝庆南北主街为多宝坊及西侧宝庆市。东西住宅街有宝庆坊、新街、正街、中约、南约。它们和逢源、宝华组成方格状新住宅区特色。
    上西关涌与半塘间亦清末新开辟住宅区,南北主街为华贵大街,1931年拆建马路。主要东西走住宅街道有几条:华贵横、五福巷、厚福里等,亦呈方格状街道系统,能与荷溪区、耀华共同组成方格道路网。如荷溪三约直的十宇式街道,耀华西街与耀华北约的十字形街道都表示和宝华区一致,成为西关西部晚清住宅区特色。建筑物以“西关大屋”为出名”。
    清代以后,西关平原上、下西关涌地方,已基本上成为广州城市的部分。半塘村已成为市镇一部分。著名的三轴三进,九厅六院结构的陈家祠(1894年建成),占地8000多平方米。标志着清末西关西面界限。
    6. 十三行的开辟
    明代的外贸,在市舶司下,官设牙行。《续文献通考》卷卅一称:“(外国)其来也,许带方物,官设牙行,与民贸易”《殊域周咨录》卷九称:“夷货之至,各有接引之家,先将重价者私相交易,或去一半或去六七,而后牙人,以货报官。”从上述可见中间人的“牙人”是起着重大作用,作牙人要有保才成的。这样,市舶司就坐收大量税银,不用操劳了。但是牙人开设的牙行却又可以从中大量贪占,使市舶司大量税银,落入牙行手中。而且朝廷要市舶司完成税收任务,即“包税”,故只能向牙行入手。到了清代就出现了“十三行”的行业。因为明末王朝需要大量收入支
    * 西关大屋一般约400㎡ 面积,用水磨青砖,花岗岩石脚建成,内部装饰以满州花窗为特色,大门有趟栊、脚门。瓦面叠2—3层,单层金字屋顶,密排梁等结构的庭园式住宅,目前有百多间,应择优保存,为旅游资源也。付各项开支,市舶司显然不起作用,而牙行则有经营商业性质,又有官府支持,获利至巨,因为这种牙行石垄断外贸的特权。万历周玄玮《径林续记》称:“广属香山为海舶出入噤喉,每一舶至,常持万金,并海外珍异诸物,多有至数万者,先报本县,申达藩司,令舶提举同县官盘验,各有长例。而额外隐漏,所得不资,其报官纳税者,不过十之二三而已。继而三十六行领银,提举悉十而取一。盖安坐而得,无薄书刑杖之劳”。可见明末广东已有卅六行承包外贸。入清以后,牙行只余13家,故《粤海关志》称:“沿明之习,命曰‘十三行’”。明代称洋商牙行为十三行亦见于《广东新语》诗:“洋船争出是官商,十字门开向二洋,五丝八丝广缎好,银钱堆满十三行。”即清初已把十三行名接过来,成为官办洋商了。1680年税额60万两。乾隆间(1736年后),改保税保征(据闽人潘启意见)可加40多万(见《夷难始末》),遂立总商六家,付商七家,在河边立夷馆,名为“十三行”。表示外贸权落入十三行手中。十三行在清初也不只13家,如雍正五年(1727)广东布政使官达报告即称:“查广东旧有洋行,名曰十三行。实有四五十家。”可见十三行不过是洋行的代名词。1685年成立粤海关起,即管起十三行,由于税收不保证,才有乾隆改革保税保证。初十三个洋行,到后来有增有减,乾隆十三个洋行只是官府指定的洋商,並非全部。据该志称乾隆初年仍有二十家之多。保商和公行(1760年成立)使十三行成为清王朝主要收入之一。此后八九十年间,十三行商成大富翁不少。十三行有地点可考者如下。
    (1)怡和大街(今怡和街)在西濠二马路北,长198米,宽4米,即怡和行故址。全盛在道光年间,行主伍浩官(原名伍绍荣)在1834年财产为2600万银元(见亨德《广东番禺录》*),在武夷山有茶山。初名元顺行。
    (2)同文街(今同文路)即同文行址。潘福燊《河南龙溪潘氏族谱》称:“(潘启)请旨开张同文洋行,同者取本县同安之义;文者取本山文圃之意”。道光年间潘正炜同孚行亦有财产二千万银元。
    (3)源昌街在今文化公园中部,日冠侵华炸平,据谭镳《新会乡土志》弥:“道光初年,洋行十三家,而卢广利居其一,今源昌街即其遗址。广利行到道光十七年(1837)行主为卢继光。
    * )英文原名为:william C.Hunter“The Fan Kwae atCanton”and “Bits of old China”1855。官名“茂官”。行址迁今宝顺大街东侧,长242米,宽3米,
    (4)宝顺大街西侧有天宝行,行主梁承禧,官名“经官”。同顺行,行主吴天垣,官名“爽官”。宝顺大街北通仁济西路,南通西濠二马路。
    (5)普安街在宝顺大街、怡和街之间。北为普安行。长133米,宽3米。为广利行故址。
    (6)荳栏中(即旧荳栏正街)西为丰太行,北临十三行街。五座。
    (7)同兴街(今同兴路)东为宝顺行六座,北临十三行街。
    (8)靖远街(今靖远北路)西侧为中和行,行主潘文涛,官名“明官”(1837年时)。北临十三行街,南为万和行。街北即为十三行会馆。
    (9)十三行街是洋行兴起后开辟的新街。街开于1777年。《乾隆四十二年(1777)行商上广东巡抚禀帖》称:“查夷商到粤广,现在俱已送照定例,在商等行馆歇居住,并于行馆适中之处,开辟新街一条,以作范围。街内两旁盖筑小铺,列肆其间,凡夷人等、水梢等所需零星什物,以便就近买用,免其外出滋事。其新街及总要路口俱派拨行丁数十名,常川把守,一切夷人行走,概不许越出范围之外。其闲杂人等,亦不许混行入内”。十三行街业务繁兴,到同治年间已有新街伸出(今十三行横),街南即为洋行所在,两头有栅栏到河边,夷馆设于各街街尾近海地,並设有码头。由馆至河边长为十一丈(33米)左右。《华事夷言》称:“十三间夷馆近在河边,计有七百忽地,内住英吉利、弥利坚、佛兰西、领脉、绥林、荷兰、巴西、欧色特厘阿、俄罗斯、普鲁社、大吕宋、布路牙等之人。按此即所谓十三行也,(《海国图志》引用)。《粤海关志》称;“夷楼前面临河处有公司码头,向系停泊公司三板船及夷人货物上落之处,因与新荳兰马头毗连,旧筑围墙一道,以防民夷混杂”。又称:“道光十一年(1831)四月,洋商伍受昌等禀称本月初一日,抚宪会同关宪亲临■咭唎夷馆,谕令将馆前西边道光七年(1827)所筑墙一度,计长一十一丈六尺,东边木板一度,计长一十一丈六尺,南便海边马头木栅栏一度,计阔一十一丈。又馆前淤积余地一段。悉照丈尺掘毁”
    这些夷馆位置可考者如下。
    (1)联兴街东侧(今文化公园西侧,日军侵华时炸平)为黄旗行,即丹麦夷馆,当德兴街西侧。
    (2)同义街东为大吕宋行,即西班牙夷馆。建楼四座。
    (3)荣阳大街(日军侵华时炸平大部,今义化公园西侧)与同文街问为法兰西西行(八座),今街仍留有北段。
    (4)靖远街东为美利坚行(广元行)。广顺行建八座。
    (5)晋源街西为扦鹰行六座(双鹰为商标),英国夷馆;东为瑞行,瑞典夷馆,四座。
    (6)仁安街西为隆顺行,老英国夷馆。六座。
    (7)荳栏中东侧保和行,英国夷馆。六座。
    (8)荳栏东西侧集义行六座,荷兰夷馆,东侧义和行,英国夷馆。六座,
    这些夷馆由于道光二年(1822)大火,大部烧毁。钱泳《履园丛话》称:“道光二年九月十八日,广东省太平门火灾,焚烧一万五千余户;洋行十一家,以及各洋夷馆,与夷人货物,约计值银四千余万两”。倒闭不少。如《粤海关志》称:“道光二年,西关失火洋商十一行延烧者六家,余五家。四年以后,丽泉、西成、同泰、福隆等行,节次倒闭。至九年,止存怡和等七行”当然,倒闭原因很多,火灾亦有影响,怕和行保存,故因资金雄厚有天,但怡和行在东头,烧他不到,故能保存实力。
    7. 十三行发展与西濠口的填地
    十三行江南地段,为乾隆建街后填成的陆地。今天珠江亦以这一段最狭,宽只有180米左右。这与洋商建馆、建码头、大力填河岸成陆有关。各洋商在夷馆前填地、占地兴建码头,竞争遽烈,以英国为严重。《壬申南海续志》称:“案档册,十三行河旁地,各国商人建码头,泊火轮船,许岁输僦值五百两。”按《粤海关志》称:“夷人因河身淤浅,改挪向前改筑”。又称:“道光十年(1830)二月,忽有黄埔■咭唎公司夷船水手上省,该夷商督令将公司馆前铺地木板拆去,搬靖远街口海旁余泥,连夜搬运,填平所拆木板低洼之处”。可见道光年间,十三行夷馆后已填出33米,源昌东、中、西街(今文化公园内,日军炸平)即为江边码头区所在。即乾隆以后,十三行街,仁济西江南大片陆地,都是填平珠江北岸而成的陆地,为洋商活动地区。建码头、花园、运动场等,使珠江河面变狭。
    8. 潘、卢、伍、叶为首的洋商产业
    潘氏是建议设总商发起人。樊封《夷难始末》称“乾隆间,有闽人潘启者,熟于洋商贸易事,条陈商办官办得失。总督李侍尧请于朝,置户部总商,每岁保税保征,除旧额外,正款可加四十余万,平羡银余,可收百万。奏入许之”。潘启,据《河南龙溪潘氏族谱》称:“生于康熙五十二年(1713),由闽到粤,往吕宋贸易,往返三次,夷语深通,遂寄居广东省”。1776年在河南乌龙冈西买地开村建宅,称“龙溪乡”,因他由泉州同安县龙溪乡迁来,故名。二子潘有为在花地栅头建六松园,今芳村区醉观公园石桥即由园迁此。四子潘有度时益富,据说有度传于潘正炜时家财达二千多万银元,法人估计为一亿法郎以上(1860年法国杂志刊载“广东通讯”称)。潘绍光在石围塘也有田地,值银二万两之巨。
    卢氏出身贫寒,据谭镳《新会乡土志》称:“卢观恒,字熙茂,新会石头人,少时甚寒微,年四十余,以举充洋行头办致富”。嘉庆间(1820年前)最盛,仅次于潘家。
    伍氏入粤较早,据《岭南伍氏宗谱》称是明崇祯初年入粤,原揩泉州府晋江县,安海乡。入粤始祖伍灿廷,初设元顺行,后残怡和。初居西关,1803年在河南海幢寺侧购地二千余井,筑舍名”安海乡”。1835年建宗桐,与潘家隔河相对。伍家在1810年时,已排名在潘有度、卢观恒之上。1834年伍浩官财产达2600万银元,世界富豪之一。* 
    叶家家居西关,亦以园林见胜。叶兆萼有.小田园,与海山仙馆(潘仕成建)齐名,又为毗邻(在今逢庆大街一带),小田园以楼胜,有风满、醉月、水明、佇月、借绿诸楼,梅花书屋、心迹双清轩、耕霞溪馆等,与以“海上神山、仙人旧馆”为名的诲山仙馆以山胜不同,但馆中仍在雪阁很高的。文人辈出,名园亦多,有《叶氏四世诗钞》行世。叶克家“鹿门精舍”、叶兆辔“小田园”均为当时名园。朱庸斋告知,民初在金龙酒家门口(即谟觞酒家),晚上仍可见叶家大门的灯笼云云。
    这四家洋商也是清王朝各种收益中的主要一项,嘉庆年间达百万两以上,甚至超过广东省地丁银125万两。占全国关税四分之一,每年还要贡乾隆皇帝55000两,到嘉庆高达15万两。礼品如钟表等10万—20万两,如嘉庆皇60寿辰,广东行商贡30万两。还
    ?此事在H. B. Morse:The Chronicles of the East IndiaCompany Trading to China 5VOI,卷3,35页亦有载。有救灾、军饷的贡献,如1825年对行商摊征军费60万两。较小的如1787年镇压林爽文捐30万两,1792年征廊尔喀捐30万两,1799年镇压湘黔苗民捐12万两,1800年镇压川陕教民又捐50万两,河工亦征洋商,1801年永定河工捐25万两,1804年黄河工捐20万两,1811年河南河工捐60万两,1820年再捐60万两。故行商人道光以后,多向倒闭一途。《粤海关志》称:“(道光)十余年来,止有闭歇之行,并无一行添设。”据黄菩生研究,1779年行商欠外债为4,296,650银元。兴泰一行积欠2,738,618元而倒闭。1810已有福隆行邓兆祥亏饷潜逃一案。1813年十家商行中七家欠债。可见嘉庆以后,即有败象。
    兹列出其主要行商情况如下:
    (1)乾隆十三行行名:
    丰进行:见李调元《越东笔记》。
    泰和行:见《粤海关志》、《越东笔记》。
    同文行:见《越东笔记》,《夷难始末》。
    而益行:见《越东笔记》。
    逢源行:见《越东笔记》。
    源泉行:见《越东笔记》。
    广顺行:见《越东笔记》。
    裕源行:见《粤海关志》、《越东笔记》。
    瑞丰行:见《粤海关志》。
    义丰行:见阮元《广东通志》。
    元顺行:怡和行前身,伍灿廷创(《岭南伍氏宗谱》)。
    (2)嘉庆十三行行名:
    同文行:创自乾隆年间潘启(见《夷难始末》)。
    广利行:卢广利创(见《新会乡土志》)。
    怡和行:见《岭南伍氏宗谱》,《粤海关志》。
    义成行:见《粤海关志》。东生行:见《粤海关志》。达成行:见《粤海关志》。会隆行:见《粤海关志》。丽泉行:见《粤海关志》。福隆行:见《粤海关志》,1810年行主邓兆祥亏饷潜逃。(3)道光三十行行名:丽泉行:道光六年(1826年)后倒闭。西成行:道光六年后倒闭,见《粤海关志》。同泰行:道光六年后倒闭,见《粤海关志》。福隆行,道光六年后倒闭,见《粤海关志》。怡和行:道光二年大火未烧,见《粤海关志》。十七年行主伍
    绍荣,官名“浩官”。1843年英国租用。仁和行:道光十七年新充(见《粤海关志》)。行主潘文
    海,官名“海官”。孚泰行;道光十七年(1837年)新充(见《粤海关志》)。行
    主易元昌,官名“昆官”。东昌行:道光十七年新充,见《粤海关志》。行主罗福泰。安昌行:道光十七年新充,见《粤海关志》。行主容有光。东裕行:见夏燮《中西纪事》,王之春《国朝柔远记》。义和行:见林文忠《政书乙集》。广利行;行主卢继光,官名“茂官”(道光十七年),1843年
    英国租用。同孚行(1837)。行主播绍光,官名“正官”,在1843年为
    英租用。同兴行(1837):行主谢有仁,官名“鳌官”。天宝行(1837):行主梁承禧,官名“经官”。1843年英租
    用。兴泰行(1837):行主严启祥。
    中和行(1837):行主潘文涛,官名“明宫”。
    顺泰行(1837):行主马佐良,官名“秀官”。1843年英国
    租用。
    同顺行(1837):行主吴天垣,官名“爽官”。
    宝顺行:(1832—1842)。
    丰泰行(1832—1812):即Chow—Chow Hong。
    义堂行:1843年英国租用。行主姓潘。
    东兴行1843年英国租用* 。
    洋行结构按宓亭利《远东国际关系史》描述,说多属三层楼房,产业是属行商的,即由行主兴建,租给外国商人,有十三个,不是十三行之意。九个用外国之名,但以后却无关系,夷馆一般并排几间(璇注:约4间—8间),底层有过通道,作库房、华人雇员、厨役人员用,二层为帐房、客厅、餐厅,三层卧室。馆南为花园或运动场,长1100英尺,宽700英尺。夷馆长达400多英尺。馆面宽85英尺。公共运动场以六家夷馆南面场地为大,宽50091尺,长300英尺。夷馆宽广,如英商馆餐厅可坐百人,库房存款每达百万以上银元。
    这个十三行路南,东西有墙和华区分隔的洋行区,还不够用,如花园在运动场东,即不大。故要改租沙面。
    珠江以这一段最狭,即反映帝国主义者侵略我国的证据,洋商不管我国环境污染和保护,填塞河道,增加洪水为患,不利航行,形成今天珠江水道这段大为狭促。这是人们鲜知之事,特记于此。
    * 鸦片战争后扩大夷馆,1843年9月30日与备行签租约25年,每年租金6000元洋银。由英驻广州第一任领事李春订立(Georoe TradescantLag)。引自王尔敏《广州对外通商港埠地区之演变》1987年,《广州史志》第二期。
    9. 沙面的开辟
    沙面是西关南面珠江江岸的河滩地。清中叶后,成为广州最繁华地区之一,沿岸水浅成为妓馆区。因沙面本为一沙洲,称“中流沙”,北岸和东岸已和大陆沙基相连,但沙面与岸间水浅,成为水上居民(疍民)区,渐发展成妓女区。道光廿六年时(1846)情况是:“妓馆与阛阓梯比,在陆者曰花林,在水者曰花船,以木架屋居之曰寮,……沙面其最胜者,置船作行厨,小者名紫洞艇,大者名横楼,船极华缛,地衣俱镂金采,他称是珍错毕备,一宴百金,笙歌彻夜”(见周寿昌《思益堂日记》)。《粤屑》亦记:“沙面妓船鳞集以千数,有第一行第二行第三行之目。其船用板排钉,连环成路如平地,对面排列,中成小港,层折穿通,其第一行珠娘之上品者居之。桥而梯上之,有寮焉,名寮尾,尤品者居之。架木成版屋,为廊为房,为厅为堂,高阁台榭毕具,又若亭若馆若苑不一名。金碧迷离,皆用洋锦氈觎毹垫,不知其在水浪也。孔翠篷窗,玻璃棂牖,各逞淫侈,无雷同者。又有花船横楼,摆列成行,灯彩辉煌,照耀波间。”袁树《红豆村人诗稿》称:“(沙面)周回十余里,为花船聚集之所,兰桡桂擢罗列成行,中别街衢,居然成市,因亦名沙市。游人驾小舟,婉转于花船丛杂中,谓之打水围。”《浮生六记》称;“(沙面)妓船名花艇,皆对头分排,中留水巷,以通小艇往来,每帮约一、二十号,横木绑定,以防海风。两船之间,钉以木椿,套以藤圈,以便随潮涨落”
    这是沙面木租借前景观,即中流沙已和大陆相连,浅水区开辟成为娱乐区情景。咸丰九年(1859)允租中流沙面近海一面称“沙面”处供英、法建立租界。1861 年9月 3日签《沙面租界协定》,由新任总督劳崇光、英领事洛巴特逊签署,秘密换文。法租界在东,占地53亩,英租界在西占地211亩。东西长2850英尺,宽950英尺。北面东面开涌隔离大陆,一桥相通。据《壬申南海县续志》称:“沿岸各炮台余址甃石尚多,尽徙而投之江,无过问者。复量沙畚土以实之,珠湄歌舫,迁泊谷埠,谓将恢宏图而复理故业也。费至二十余万,均由都门稿赏拨扣。又自北岸开涌,起煤炭厂,迄油步头,各修石磡,上筑直路,至联兴街,接连填平,俗称“鬼基”。涌宽90英尺,一半属沙面,不准舶船。基用花岗岩条石砌筑”。这座人工岛面积约0.3平方公里。东西街三条为主(大街、北街、南街),南北小街5条,由东而西分五街,大街宽30米,小街宽15米。英法租界分界在第一街。沙面由是成为侵略中国据点之一,有英、法等军舰泊此。后又建一桥,但设步级,不能行车。以隔绝华人。岛南为花园马路,内建筑全为英法屋式,高三四层砖石给构者不少。今天仍大部分保留,並建白天鹅宾馆等,为广州旅游区之一。
    沙面在同治《南海县续志》(1872)及《广州城坊志》中均称为即“抬翠洲”,近人史彦改正在彩虹桥处*。
    (三)清代的旅游点“八景”的变迁
    清代羊城八景,范围又比明代大为扩展。述如下:
    (1)粤秀连峰
    粤秀连峰指粤秀山区一群峰峦而言。粤秀山在元代起即已开发。元只有“粤台秋色”一景。而到明代则有两景,即越秀松涛和象山樵歌,由点到面了。清代更成片开发,称为粤秀连峰。东
    * 戴璟《广东通志》称:“拾翠洲在府城西南三十里,古有津亭”。显非沙面之地。应在戙船澳,因《大清一统志》载澳上有“西侯津亭”。西三里多。其中峰峦起伏,今天有名字的即有西竺(43米)、翻龙(84米)、鲤鱼(55米)、三眼灶(52米)、桂花(60米)、木壳(56米)、越秀山等。此外,还有四方炮台等高点。这些丘陵、岗地因由岩性坚硬的石英砂岩所成,所以能突起于平原上,成为峻峭山坡,有成山之势,故称为越秀山区。今南面辟为越秀公园。它的北面有一条通谷和白云山区分开。也是今天环市大道通过的谷地。清代这片丘陵是林木密茂,景色宜人的风景区。
    这片岗地两侧有断层,故它和平原界线呈直线分开。我们在翻龙岗西脚测得岩层走向为向西南倾角25°,在鲤鱼岗北坡变为向西倾角40°,可见流花溪是沿断层线发育形成的。三元里温泉就是沿这断裂涌上的。东侧西竺山下上、下塘谷地下有石灰岩层可见谷地也是断裂所成,文溪即沿断裂带石灰岩地层发育。因为石灰岩有溶于水的特点。故越秀山也可称为一个小型地垒山。
    今天越秀山上的四方炮台,亟应开发为一旅游点。这是三元里抗英,十多万人围攻英军的地点,值得开发纪念。
    (2)琶洲砥枉
    琶洲是指广州东南20公里珠江中的一个江心洲而言。今天琶洲已与南岸相连,即边滩并岸。但在清代以前却是一个海上沙,其洲上有些低丘,是台地的残留所成。为珠江四周环绕,故自南海归航广州的目标。到琶洲即入广州的路标了。山高20米—40米。山势顶部山形似琵琶,故称为琵琶洲。早在宋代,番舶即用此洲为导航,因自远处即可见到。《宋史》卷489注辇传称:“贡使行至三佛齐国,又行十八昼夜,度峦口水口,历天竺山,至宾头狼山,望东西王母冢,距舟所将百里,又行二十昼夜,度羊山,九星山,至广州之琵琶山。”宋以后,山岗四周积沙,琵琶洲扩大。明万历(1598)建琶洲塔在岗上。郭棐《广东通志》卷十四称:“(广州东南)四十里江中曰琵琶洲”。又称:“万历戊戌于洲上建九级浮屠,屹峙海中,壮广形胜,名曰海鳌。”可见在明代已成为广州郊区胜景之一。故入清即成为八景之一。即利用这座岗顶平缓的红层丘陵上兴建高塔。成为珠江的中流砥柱。
    海鳌塔比赤岗塔(1619)兴建早,屹立烟波之上,为海船入省三关之首。即海鳌、海印、海珠。三关在清代均多改成炮台,可见是海防要冲,而当时还屹立江上,还未并岸。历史地貌研究对此也是良例。塔因海面有“金鳌浮出,光如白日”(《羊城古钞》卷七)得名。塔八面砖砌,八角悬钟,耸立海中,直中流砥柱。
    (3)五仙霞洞
    五仙霞洞指五仙观而言,自明至清不衰。观面积不大,通明阁、三元殿、禁钟楼各有胜处。而仙人胟迹、石麒麟,大禁钟(1377年铸)、仙人泥塑都很吸引游人,加以地处大市之中,正如宋古城之诗:“人间自觉无闲暇,城里谁知有洞天”(《大明一统志》)。今除仙人泥塑外,各物仍存。如大钟、庙门麒麟、仙人附迹、岭南第一楼等,并己修缮开放。
    (4)孤兀禺山
    禺山指今中山四路禺山书院(现文化局)一带而言。因此处为城内最高地点。清代在此有禺山书院建立,又是城内中心地点,西侧为藩府所在。按阮元《广东通志》,这里还是关帝庙所在,故为游人集中地点。加上这里林木还多,明代已是“其上多松柏”(黄佐《广东通志》)。清代称为高坡,城隍庙亦建于此。向称“禺山”。但自1978年在禺山书院内掘防空濠发现5米以下仍为秦汉时代木建筑结构,则禺山实不存在。应指番山,即“番山云气”一景。
    (5)镇海层楼
    镇海搂建于观音山上桂花岗南高点上,为明广州城最高点。登楼一览,珠江如带,全城在望。楼高五层,俗称五层楼。今辟为广州市博物馆。此楼在明不入八景。因郭棐《广东通志》记楼高八丈多(洪武七年建成,与扩北城一起建成)。到清初用“计费巨万,壮丽坚致”(见《粤东诗海》),“高十余丈”(《驻粤八旗志》),故镇海楼成为岭南第一楼选入八景。而在明代屡经毁败,附近又有观音庙诸胜,故不成独立胜景。入清以后,名楼冠全城,名人雅集,遂成一景。
    (6)浮丘丹井
    浮丘是指今天西门口外的石岗街上石岗。这片石岗今天已成为中山七路马路面。即在中山七路路面下,这片石岗并不高,只有几尺,是20米台地残余。据家父曾广衡《广州杂抄》称,石岗出露面积如蓝球场大小,其上有几尺高砾岩层突起。浮丘寺寺门在光复路(第五市)人。建马路时曾凿低石岗一部分。今天马路在石岗西下西关平原还呈一长大斜坡地形。在积金巷(即相传浮邱公在此撒豆成金的撒金巷)还可见到红色砂岩露头。所谓石岗即为白垩纪红色砂岩露头所成。其前另一隆起小丘,即为龟峰山(今第四中学内),清代为西禪寺地。此二者为西关天然石出露地点。
    浮丘得名是丘如浮于水中得名。《南海百咏》称:“按罗山记浮丘,丘即罗山,朱明之门户,先在水中,若丘陵之浮,今山之四面,篙痕宛然。有陈崇义者,年百十二岁,说为儿时犹见山根艟船数千,今山去海边三 四里,尽为人烟井肆之地。”可见宋代情况已和今天相似。而宋以前百多年,则仍在水中。按群众所言及古书所记“篙痕”,往往即为河边流水旋涡侵蚀成的瓯穴。今天在河南赤冈塔脚的红岩面上也有,在龙山锦屏山南坡也有,亦即“仙人胟迹”一类地形,只是成群分布,穴小如杯如碗如盆而已。但古代浮丘四周是水却没有疑问的。因宋西城地势本低,今西濠也以阔、深见称。故唐代以前为河边地是没有问题的。
    宋时,丘下有珊瑚井(见《舆地纪胜》),传说晋葛洪饮此井水,有海神献珊瑚得名。明代开辟为游览区,清初仍盛。篙痕道光间凿去。但八景仍在,即紫烟搂、晚沐堂、珊瑚井、大雅堂、留舄亭、朱明馆、挹袖轩、听笙亭(见《白云粤秀二山合志》)当时珊瑚井旁野生有莃莶草,三月上巳,游人采集,视如灵芝仙草。故八景选入。
    (7)西樵云瀑
    西樵指南海西樵山,距广州68公里,因山上多树可樵得名樵山。东樵为罗浮,西樵即此山。“南粤名山数二樵”,故清代选为八景之一。景色以“云瀑”著名,即指“白云飞瀑”一景。本来西樵山即以瀑布、泉水出名,有瀑布28处。因为山体为坚硬粗面岩所成,又多裂隙,故易成为流泉飞瀑。其中白云洞中的飞流千尺,更是出名,简称它为“云瀑”。云瀑特点是由于天湖贮积山上溪水,到山边陡崖急坡区时,分成多级瀑布下流,其最大最高一级即为“云瀑”,而瀑布冲下,侵蚀成为深潭,即“白云洞”,因水汽飞溅,常成云雾,飘出洞外而得名。一说是白云先生于此读书得名,这个壶形的瀑布穴,有如石室,故以洞名。瀑布高40米。上面还有二级,即云外瀑,落差20多米,龙涎瀑,落差一、二十米。云瀑水流下为一、二、三洞天和应潮湖,鉴湖、白云湖诸景。
    “西樵云瀑”列为羊城八景之一,也说明当日广州的范围已扩大了许多。而白云洞及云瀑上下的风景点,在清代已很成熟。今天白云仙馆即为清代开辟,为广州道教活动中心之一,游人鼎盛。
    (8)东海鱼珠
    东海是指珠江东面广宽的河段而言。珠江在大沙头以东,河道扩宽特大,渐呈漏斗湾形态,即喇叭口状,故到黄埔港附近,在清代已称为“东海”了。鱼珠是指江中突起的礁石而言。这是一片由白垩纪红色砂岩、砾岩所成的礁石,浮沉波际,俗名鱼珠石,它和海印、海珠石同一性质,即在珠江冲蚀红色砂岩层后,残留的江心石块。对面为相对冈。当时鱼珠石是四面被水围绕,由于石块被波涛冲刷,圆净如珠,故名鱼珠石。因北面一山象鱼张口向珠,故称鱼珠。由于当中流,故建炮台其中。今则已和北岸联合,成为黄埔港陆地,石亦埋于地中,鱼珠石已成陈迹。
    羊城八景是根据乾隆《广州府志》所载来论述的。
    羊城八景历代不同,反映广州城市发展的侧面。宋、元大部分相同,这是由于元代历史不长,故多数承继宋代的八景,只有白云山、越秀山区开发得更好。
    明代八景几乎限于在广州城区。西关平原的开发似乎已更进一步。清代却又向东西郊区发展,东海鱼珠和西樵云瀑两景,即远离广州城。清代另有八景是指,扶胥浴日,蒲涧帘泉,白云晚望,景泰僧归,镇海层楼,花田月夜,珠海晴澜,大通烟雨。这八景只有花田月夜是新增的,其他是前代已谈及。花田是清代花田,不是南汉时花田。南汉花田在西关,据《南海百咏》说在城西十里三角市。但到清代花田已移至河南庄头村,西关“花田旧址无花种”了(见《梅花书屋近体诗》)。而《广东新语》已说庄头村“悉种素馨”,“周里许”“多至二百亩”,有“一生衣食素馨花”之语。广州七个城门都有花市。故被选为八景之一
    解放后,羊城晚报选过新八景。这新八景是:红陵旭日,珠海丹心,越秀远眺,双桥烟雨,东湖春晓,鹅潭夜月,白云松涛,罗江香雪。红陵旭日是指红花岗上建立的烈士陵园公园而言。这一带丘陵是红色岩系丘陵所成。前临东较场,即为宋前珠江边。今卫生院己有古码头椿木掘出。校场南已是水乡泽国。前鉴街已是:明街。珠海丹心指海珠广场,这里是太平沙清以后的新淤沙,地名为增沙、新沙。明新城的玉带河,两岸为繁荣商业区,它和濠畔街北的玉濠河只有一字之差。即在明代这里还是河中。越秀远眺即,沿元、明、清三代之胜而成为一景。双桥烟雨指横过牛牯沙(今称大坦沙)两侧珠江的大桥而言,为广州游览区,泳场集中这里,可惜附近污染严重,应加改善。东湖春晓本来是大沙头和筑横沙间河道。由于淤积日深,大沙头西端已和筑横沙相连,解放后即把淤断的西端河道,开辟成人工湖公园。鹅潭夜月是指白鹅潭宽广海面而言。因为由宋代珠江秋色到明代珠江晴澜都以广宽见称,现代珠江河道缩小一半以上,只余白鹅潭一段为宽广,成广州内港,故称一景。白云松涛指昔日光秃秃的山头现在造马尾松林后,恢复到元、明时代之秀,故亦称一景。罗江香雪是解放后建设新农村中,罗岗洞果树区迅速发展而得称。这里山顶榄树,山坡荔枝,山下玫瑰、荔枝、龙眼、波罗、青梅、甜橙、木瓜应有尽有,尤以青梅开花时,数里梅香,花白如雪,故称“香雪”。这种青梅与红梅不同,是青白色和杏花相似,果子可制话梅,远销海内外,是农民主要收入之一。附近黄埔也有“十里梅香”胜景,都是由青梅纯林所成的美景,只罗岗更美一些,有山泉,奇石,又可登高望远,胜黄埔一筹。
    时移世易,八景翻新是不足为奇的。现在兴国时期,愿八景又改添新色,反映广州日趋美丽,建设日趋繁荣。1986年3月又评出了新八景,即:越秀层楼、云山锦秀、珠水晴波、红陵旭日、黄花浩气、流花玉宇、黄埔云樯、龙洞琪琳。反映广州新的发展形。势。
    (四)河南的开辟
    河南是指广州城珠江南岸沿江一带市区而言。但古代则泛指柯南岛,《南海百咏》称:“按《南越志》,河南之洲,状如方壶,乃卢循旧居。又《番禺杂志》云:卢循城在郡之南十里,与广隔江相对,俗呼‘河南’,又作“水南’,刘氏旧为仓廪。”这里“河南之洲”可能是《元和郡县志》中称:“长安三年,于江南洲上,别置番禺县”中的江南洲。即今由珠江前、后航道包围的岛屿。珠江自白鹅潭分成二支,一东出经二沙头、琶洲到新洲为前航道,一支南下经南石头,洛溪大桥到官洲,在新洲合前航道。岛中有丘陵台地成岭,东起于官洲南、北亭,为南汉陵区。曾广衡《广州杂抄》称为龙头所在,吸东方精气而兴,丘陵至石榴岗“古海遗迹”处七星岗,出现龙身鳞斑片片之形,即所渭“鳞石”,实乃红色厚层砂岩中的片状剥落地形。此乃热带岩石地形现象,亟应保留,开辟为海珠科学公园也。丘陵过中山大学到小港刘王廪、万松山,止于乌龙岗南,南汉建龙尾道于此祭天。即是说河南实一小龙之象。沿此丘陵台地南北才为珠江前后航道两岸冲积平原。此河南岛面积达90.4平方公里。而清代开发只在省河南岸一处,西起白鹅潭,东止于“河南尾”处,即今草芳围路。东西长约2.4公里的河岸“街村”(Strasendorf),南北宽限于台地迫近江岸,只有800—1000米,即占河南岛的西北端一小部分地方而已。
    河南一名起于东汉杨孚故居,其地在中山大学东北下渡村。乾隆《广州府志》引《旧志》称:“(杨乳字孝元,尝树河南五鬣松于广州城南岸”,故名。这片地因正当广州南岸,故开发较早。但多为寺庙词坛、别墅之区,发展成为市廛则在清代。陈徽言《南越游记》称:“广州城南隔河有地名河南,富者多居之。人烟稠密,栉比相错。道光戊申春(1848),■夷欲勒租其地,并建洋楼,居人不与”。可见清代开发河南情况一斑。当时洋务巨贾如潘正炜、伍崇曜等亦河南人,有园林、田产于此。
    1. 明、清时代河南的农村景色
    河南在清代仍为番禺茭塘属乡。余家祖辈由南海迁居河南乌龙岗,即入籍番禺。据毛鸿宾《广东图说》载,当时河南堡有小村七十三(指小港至凤安桥的鸭墩河以北小区而言)。清代发展为市区的只有龙潭、联珠百■、福龙、龙田、龙导尾、白鹤洲、溪峡、南岸、永兴、聚龙、龙溪、鳌洲、漱珠市、紫来街、福麟街、福场园、福场大衔、冼涌、保安社、宝岗、官渡头、福仁里、南村、小港、蒙圣里、早科、草芳、厂前街、太平坊、福地里等四十小村”,而称得上“商贾云集,近为外国市埠”的村更是少数,只鳌洲岛上个村(如鳌洲外街、中约、东约、西约等处)南岸大街等而已。这些小村多已成为清代街名,相连成市了。
    但是,在这沿江小区以外,广大丘陵台地区,农业兴盛,且为郊区农业性质,即以经济作物为主。例如《越东笔记》即说:“珠江之南有茶者三十三村”,并称“河南茶”是出名的产品,主产双洲书院西“茶田”,丛小根深,在清远、新会茶之上。《觚剩》引岑霍山诗云:“珠江南岸晚云晴,处处桑麻间素馨”。可
    * 其余小村为:瑶头、隔山、石头、博基,白水塘、沙园、南边、庄头、大园、南石头、五村、沙溪、泰宁、水口堡、新凤凰、旧凤凰、大塘、骘江、康乐、西村、新村、桂田、客村、下渡、江贝、苔涌、江头、新市、旧市头、赤岗圩、上涌、白蚬壳。见当日河南有桑、麻和种花业的兴起。
    明代素馨花已盛种,黎美周《素馨赋》称:“向午如粟,薄暮放芷,望通衢之凝雪,列七门而成市,得人气而转馥”。河南庄头即有“花田”之称(在今十号公共汽车总站侧)。钮玉樵:
    《觚剩》称:“珠江南岸行六、七里为庄头村,家以艺素馨为业,多至一、二百亩”。《广东新语》亦说:“有村曰庄头,周里许,悉种索馨,亦曰花田。又云花客涉江买以归,列于九门,一时穿灯者、作串与瓔珞者数百人,城内外买者万家”。东莞称素馨为“河南花”。“广州有花渡头,在五羊门南岸。广州花贩,每日分载素馨至城,从此上舟”,即花洲古渡街,今改水果西街。使河南不只有“南州”之称(今有南州直街地名,即南洲前),还有“花洲”之称。今且扩种白兰花及其他出口花卉。清代羊城八景中,“花田月夜”亦称其一。
    2. 村落发展为市廛情况
    河南开发是随着珠江平原的淤积成立,引来移民建村,逐步发展起来的。《南海百咏》称:“卢循河南故城,在郡之南岸,古胜寺之西,俱云刘氏故垒,土人亦自呼为刘王廪,今则居民实焉”。即宋代已成聚落。有记载宋代成村的有草芳,《仁化县志?人物传》称:“蒙氏先为江西云都人,宋神宗元丰间(1078—1085)念四与弟念五、念六贾于韶,……念五入广,卜居番禺河南大草芳”。瑶头蒙氏,据罗国雄资料乃宋嘉定间入粤,明初迁河南瑶头,成巨族。入清更多,如龙溪乡(即今龙溪首约、栖栅街一带)为洋商潘振承千1776年开村建宅;其东安海溪峡是洋商伍秉镛1803年所购地兴建。
    龙溪乡是一沙洲四周水绕,北面隔河与鳌洲岛相望,西接白鹅潭,东面和南面为运粮河。《河南龙溪潘氏族谱》云:“乾隆四十一年丙申(1776),在广州府城南对海,地名马龙岗下运跟河之西,置余地一方,四围界至海边,背山面水建祠开基,出匾额曰‘能敬堂’。建漱珠桥、环珠桥、跃龙桥。定名龙溪乡”。运粮河即漱珠涌,为龙溪乡与鳌洲间水道,今填平为南华西路。“能敬堂”祖屋仍存,为石脚黄泥砖墙批灰建筑。三座石桥因涌改暗渠后仍留原整早桥,应作清初文物保护。漱珠桥为二水相汇合处,有市,为繁华市廛之地。按《白云粤秀二山合志》称:“酒楼临江,红窗四照,花船近泊,珍错杂陈”,认为“秦淮水榭,未为专美”。栖栅街为石脚青砖大屋,今仍存潘家祠道。作者曾访其后人居祖屋之老年妇女,记如上。
    伍氏建溪峡街与龙溪首约隔溪相望,亦保存有伍家祠道。道南至庄巷即为伍家花园中大池塘,同福中路切塘为二而过。池东为万松园,据传池可扒龙舟人去。万松园东即为海幅寺及海幢寺。运粮河南通白鹤洲、龙尾道,清初有邓氏迁入,开祥发源茶庄。《番禺河南小志》作者黄秩南1860年后曾设肆漱珠桥、环珠桥、冼涌、龙尾导等地。余祖父自光绪由南海迁马龙岗东。都说明由农村向城市的转变过程。
    清末新住宅区的兴建是随着珠江平原涨沙不断形成,商业不断发展,因而商民建新住宅又成为必要之举,故在白鹅潭东侧沙地,成为广州商民住宅开发地点。即在潘氏龙溪乡之西的沿海滩.地兴建出商品房区。
    南岸大街(大基头)商品房区是和西关住宅区同一模式的,即以南北向大街,和东西向住宅街道构成一片十字型街道系统。同治、光绪年间,由白鹅潭东岸洲头咀到龙溪乡间,有南北主街四条,每条带东西支街若干,形成几个住宅片。兹表列如-下:
    (1)洲头咀大街(南北向):新街、横街、横巷(东西向)。
    (2)宝恕大街(南北向):一巷、二巷、三巷、四巷(东西向)。
    (3)洪德大街(南北向):一、二、三、四巷、余庆、长庆里(东西向)。
    (4)歧兴街*(南北向):连照坊、北街、北、中、中北、中南、南约。
    这样,清末在运粮河包绕一片,已开发完毕。向南为白鹤洲,亦为一四周环水沙洲,又开成鹤鸣区。据《河南小志》有鹤洲直街及一至四巷。有鹤洲草堂,先父曾广衡曾与何翀(即何丹山)等觞咏其中,从习画时也。1874年建街,今长156米,宽 3米。
    * 歧兴得名于清中叶黄姓举人升辟而来。
    北面鳌洲,本名游鱼洲,鳌洲是因岛上有石鳌村得名。是洲地位重要,正当白鹅潭入省河之口,明代已为走私地点。霍与瑕《霍免斋集》称:番船一到,则通同濠畔街外省富商搬磁器、丝棉、私饯、火药违禁等物,满载而去,满载而还,追星趁月,习以为常。官兵无敢谁何”。《殊域周咨录》亦说“游鱼洲快艇多掠小口往卖之,所在恶少与市,为侩驵者日繁有徒,甚至官军贾客亦与交通”。
    这洲因当白鹅潭水分流之处,为水文低压区,即水流较慢,便于沙泥沉积,故日渐增大,入清后即成市廛,并向南并岸,渐成水上交通中心,有去香山澳门渡、三水西南渡、香山白石渡、高要禄步渡等4条长河渡航线。过河北(河南人称广州城为河北)靖海门渡也设于此。《河南小志》称:“其南立永清炮台,(后称红炮台),光绪中(1875—1907)毁为民居”。即在洲西有永清炮台(把总一,兵四十守之)。解放后,把涌铺盖为暗渠,二度跨漱珠涌石桥仍存,但已成为早桥了。洲上仍保留有鳌洲正街([归街)、内街(南面)、外街(北面)、新街。洲长500米,宽处约80米。洲西炮台通南岸大街处大基头有登鳌里,为上鳌洲的登鳌桥南街道。按1856年火烧十三行后,洋行即移建鳌洲上,可见洲的地理位置重要。金家盐仓三层共九间亦建洲上(见《两广盐法志》)。
    鳌洲海边金花庙亦明代迁自仙湖街,《粤小记》称:“粤人奉神像于南岸石鳌村”。清初建石磡码头,码头广场(长五丈,横三丈五尺,2—3米长麻石条砌)。偃波亭,解放初仍存。今鳌洲外街西口,为当日渡江主要码头。鳌洲东端止于海幢寺台地节点。因海幢寺以东,台地直迫江岸,平原狭小,故市廛呈街村状,沿江分布成带,为福场大街,为冼涌,今南华中路(1926年拆街扩建)即沿岸拆建。
    海幢寺占地甚广,西侧由珠海波光街起,东到紫来街,为清初四大丛林之一。寺后岗地直连宝岗、龙尾道等。前建河阳别墅及大观戏院,前即潘声飞“养志园”,今为海珠区机关幼儿院,后者即河南戏院。
    沿江大街是穿连各小村建成,寺前、紫来、福麟、福场、冼涌、珠联百■二村,官渡头,福仁里等,向北淤积地称“水巷”和“通津”,向南为同、光以后新开住宅区。由于地形近岗地,不入平原,故街道已不能作正交系统,和西关及南岸大街住宅区模式不同。但仍大致可看出作方格状系统。北岸清代有福场通谆、珠联百■通津、冼涌通津、冼涌水巷、福仁水巷等。南向为各村出海通途,如宝岗、保安社、蒙圣里等村。整齐街道和不整齐街道即反映山丘影响,故古代江岸即可利用这种不同街道型交界处定出。
    清末发展住宅区在同福区已伸上台地区上,以同福大街中约为南北轴向,东西有同福里、黄角巷、双井街,同揭一、二、三巷,百桂坊,到同福大街东约为止。余家即在同福西后街,正当郊缘岗上,南风甚盛,无暑热之夏也。街名今多保存,只大街拆建为福场路。
    同福东路南即为保安社村。三姓祠后街即为郊区界,区巷、保安南、保安东南即村社所在。东北即蒙圣里。村中新胜里,即为方姓所居。梓和里徐姓所居。蒙圣里本名霞村,明初立村由蒙安创立。按《蒙圣里观音庙碑》称:“我乡自前明初年,南涧蒙先生安始创以来,爱花洲之胜景,环竹园为游观,名之曰‘蒙子园’。又据里人区鉴清撰碑称。“我乡原名‘蒙子园’,又日‘霞村’。兹云蒙圣者,缘取《大易》‘蒙以养正圣功出’之义。故额其乡日‘蒙圣’。当时萃处未繁,人仅百户”。可见入清才并入市区。
    这些由农村并入市廛老区,街道多无统一系统。今天马路建设亦受影响,如江南大道、同福东路与小港路开辟,即集中草芳村西,不利车行。
    蒙圣里北为福仁里,临海,有官渡头村,有过省渡口。官渡头即跃龙里,在福仁里西侧,亦即花渡头址。因南通河南盐仓,故亦为重要码头区。村旧有居民八姓。盐仓在今同庆路东侧。按《两广盐法志》称:“河南盐仓在省城南门外对河官渡头,共二百二十九间,内旧仓八十五间,顺治十八年(1661)新仓一百四十四间。雍正十二年建(1734)”。即二处均建有盐仓。
    河南尾即太平坊,亦为沿江一街村。今南华东路南北地方。北为水巷,南为民居。其处水塘、菜地与民居杂处了。清末不少工厂即在此兴建,如机器厂等。
    河南由村成市区亦可由光绪六年(1880)《番禺册金录》上看出,据黄佛颐《广州城坊志》录如下:
    冼涌:梁、孙、李(三姓);官渡头:宋、陈、杨、高、蒋季、何、霍(八姓);蒙圣里:郑、孙、潘、黄、陈、卢、李、孔、郭(九姓),溪峡:吴、卢、陈、周、黎、邓(六姓);鳌洲:宋、潘、梁(三姓),联珠里,崔、曾、刘(三姓);百■坊:冯、陈(二姓),福场里:叶、潘、郭、黄、王(五姓);保安社。黄、邓(二姓);新胜里:方姓;萃和里:徐姓。
    清末科举未废,故恐人冒籍考试,故由地方造册,报其氏籍,并据以收科试费用,名“册金录”。从录中可知各村多为杂姓混居。
    3. 清代河南游览区及学校
    清代河南游览区开发不少,其中最著名是海幢寺* ,伍家花园海幢为清初四大丛林之一,盛时有丛现堂(1878年改还近堂)、西禅、镜空、松雪、悟闲、画禅等堂;地藏、诸天、闻清钟等阁;惜阴、就树等轩;幢隐卢、空缘禅堂等建筑物 寺后有松园、宁福庄、■鹿亭等。等,学校则有南武学校及岭南学堂。此外,在地名中也可反映河南的景色,如海幢寺侧“珠海波光”街,洲头咀的“海天四望”街,洗涌的“珠联百■”街,官渡头附近的“珠明水秀”街等,都是诗意强烈的地名,为广州城所未见。
    (1)海幢寺明末已有,阮元《广东通志》称:“僧光牟募于郭龙岳,稍加葺治,颜曰‘海幢’。僧池月、今无次第建佛殿经阁方丈。”事据康熙王令《鼎建碑》(1679年)。《浮生六记》称:“海幢寺规模极大,山门内植榕树,大可十余抱”,今仍存。寺因入清后平藩供佛始大。山门刘巡抚建,天王殿平藩建,大殿后塔殿有七星岩白石四方精雕舍利塔。据《康熙鼎建碑》称:“丙午之夏(1726年)首建大殿,广七楹,高三寻有咫……逾年丁未,就大殿前二百余武,建四大天王殿。左右肃立为韦驮、伽蓝两殿……就后方余地,甃以石台,上建藏经阁,广九楹,其高逾于大殿者三之一。碧瓦朱甍,侵霄烁汉”。因为这些瓦是照王贝勒式制的,用琉璃砖瓦,以及台门鹿顶,后因王为汉人不准用,才施诸佛寺的。今只余大殿、塔殿,余皆拆毁。星岩石塔拆置大菩提树下,惜哉!今辟为海幢公园。在大殿后有一株菩提树,十多抱,树龄400年以上;塔殿东鹰爪兰,明郭氏花园旧物,亦达400岁,主干已腐,仍存,细叶榕在南武中学足球场西侧,亦十多抱。树龄在400年上下。
    寺后为松山,东有普同塔(僧人坟场),再东有“瘗鹿塚”今红十字会医院地。寺顺坡由海旁寺门渡口,级级上升,景物壮丽,有“海幢八景”之称”,1806年后,划为夷人游览区,事见《粤海关志》。
    * 王 令:花田春晓、古寺参云、珠江破月、飞泉卓锡、海日吹霞、江城夜雨、石磴丛兰、竹韵幽钟。
    (2)伍家花园,今堙,只园中旧物“猛虎回头石”移置海幢公园内。麦汉兴《河南名园记》载民国初年还存在。作者儿时只见家柯、生祠、大塘及塘边二水榭。石桥长条方石已崩落,可作滑梯游戏,万松园已成榕树园,树下及空地为老人下棋,卖武江湖客之地。据《秘图山馆诗钞》(伍观镛)称:“安海在溪峡侧,伍氏所居,其中有社岗、荷塘、三桥、土地祠、修篁埭、走马路、曲径通幽处各景”。园成于伍秉镛及伍紫垣之手。因1803年时只买下3000井地,未能成园。
    (3)南墅在漱珠桥,潘有为园地。有波塘数顷和南雪巢斋、万松山房、海天闲话阁,水上有风月琴尊舫。(见《番禺县续志稿》。园内有孖生“义松”(水松)。
    (4)陈氏花园在溪峡,1816年指定作英商游览用花园。但根快易主,道光时已不存在。园内有亭台、假山、峭壁等景。
    (5)小港在鸭墩水口,有明嘉靖建石桥。即今晓港公园,海珠涌口段。羊城八景中曾有“小港花桥”一景,即此。石桥今天存在。清代桥前后石板横切道路,高出平田1米多,夹道水松成荫,地多种梅花、桃花(见张德瀛《耕烟词》岑澂《■■山人集》)。
    较小园林多与名宅一起,如海幅寺山门大叶榕和寺前石地堂老龙眼树,寺内花园深静。张维屏诗《过海幅寺》云:“恬禽无竞音,孤花有悽态”。寺解放初仍存。栖栅有潘季彤的秋江池馆,有藕塘月树,风廊曲折,听■楼上可观鹅潭帆影;潘正衡黎斋,其地花竹秀野;潘恕双桐圃,即潘恕别墅,老梧桐两株,浓荫满庭;龙溪莱根园有松堤水檄,即潘园;还有潘有度的南墅,有为六松园(即南雪巢),光羸的梧桐庭院(宋双砚堂),定桂的三大村草堂;梅苍枝花园,有青育堂、林、石、台、涧之胜;敬尼草堂,曾仲平建,有大小花园、书厅、新厅、藏书楼、库搂等,在同福西后街;鹤洲草堂,杨永衍建,在白鹤洲,还有张东山鹤洲别墅(即司马园),高永显东园等。龙尾导还有冯兆年翠琅馆,石溪有高子建梅花书屋,海幢寺侧黎氏璞园,寺后有颜熏藤花别墅,至如居廉十香园,只数椽居室,园庭不广了。
    学校在清末开设。
    南武学校创于1901年,为广州新学最早团体,由谢英伯、黄节、潘达微等组成南武公学会所办,由海幢寺们地办学,取南武城为校名。三月三歌会为校庆,提倡体育,培养反清思想。
    洁芳女校借潘家祠办学,亦为革命党人秘密机关,南武公学会所办。
    岭南学堂(今中山大学址)是美国“西差会”办的教会学校,初名格致书院,创办于1884年。1900年迁来河南康乐村,购地20多亩,建木屋作课室,改为岭南学堂。英文名称为“广东基督教学院”(Canton Cristian College。聘用中国人任教师及职工。收回自办是民国之事了。校外即见漱珠岗,道人李青来建纯阳观、朝斗台(观天象用),侧有林孝子花园。
    (五)东关的开辟
    1. 东关市廛
    东关开辟,在清代主要指大东门到小东门一段,南至大沙头。广州有“东村西富”说法,即言东关发展较差。这一方面因东郊多为丘陵台地,水土不肥,农业不发达,村落不多。但地理偏东,东江来物资不多也有关系。
    早在明代西关发展十八甫之时,东关也同样发展一条沿江东向伸展衍村,即今天东华路以南的沿江一带。即大东门外连及小东门为明城扩展地区,面积不大。大东门区发展较长,小东门发展较迟。但较快,呈街村状。
    知东门外明街有下列各条:
    (1)正东门大街,今中山路西段,20年代拆建。
    (2)线香街,有明熊文灿建斗姥宫,今荣华北。
    (3)前鉴街,明成化永寿寺在此,今东华东路(1929年拆建)。
    (4)元运里,有陈子壮“洛墅”,今街宽:2.8米,长282米。
    (5)东皋约。有明陈子履“东皋别业”,今街宽5米,长240米。明为村,入清分三村。此约为明代村路。
    从上可见明代东关街道不多,多为农村间交通道路。故入清后即以这些为基础,加以发展。清代东关发展是商业区沿东濠发展和沿珠江北岸发展,而台地区则多为新建单位。
    沿东濠东侧有北横街、线香街、荣华坊、永胜街、三角市、糙米栏和永安横街的商业区,这里有历明、清二朝的永安桥区老铺永利酒店,有栏有市,这和东濠沿岸运输方便有关,因船艇可到铜关水塘转头。猪栏亦在海旁街处。
    沿江街村即有二条东西主街。北面一条由永胜里、文明里、安怀里、世仁居、泰来里、前鉴街组成的明代江边大街,今拆建东华西路、东华东路西段。南面一条即为清代开发的江边大街,由海旁街(今改名海月街,免与他处的街同名)、元运里、罗基、牛乳基组成,以河边基围地发展成街。沿基开街一如西关。但止于铁路酉侧(即今铁路拆建的东华北路)。
    东西走,明、清两代江岸大道间,只有安怀社、堑边街、元运新街、三拱直巷(三巩门通津)、牛乳基四条南北向街沟通。住宅东西街有东里、启正坊、永安东街、五福里、百岁坊(今百朋坊)、仁秀里、兴仁里、四圣街、德珠里、疍家里(今邓家里)、相公里(今相得里)、见龙里、元龙里、南围一、二巷、启明坊(今启沃坊)等。街名不多,因其间仍有菜田、水塘,不尽为民居也。如罗基、牛乳基内,半为池塘,仁秀里与海旁街间也是如此。
    晚清东濠口淤积严重,加上筑东鬼基,筑横沙开街,波罗水道因而淤狭。海旁街南又新增滩地及棚户(疍棚)沙。开街如下。
    海旁街南三条:永安西、永安直、宝源街(今废为民居)。因在滩地成街故街道型式没有无规律地兴建。
    筑横沙四条:筑横沙大街、永安坊、筑横沙南约、横街等,今多改建,街狭、弯、短亦无规律,难行之地。
    东鬼基一条。东市大街(今东市南北街)共长200米,宽3米—5米。
    在光绪末年填东濠外滩,在东鬼基南及海印石(东炮台、填海成陆,由八旗会馆(今德政南路)到大沙头间,顿成陆地。建东园、广舞台等新市区。而前鉴街向东又伸向东山、发展成街村,即今东华东路东段。
    百子东、西约已和前鉴街相连,而百子桥往东已通到紫来街,止于龟岗脚的东山大街,平原到此收束,故街村至此也停止,南临珠江和新河浦,北枕岗地。其北即为叨代东山寺及东山庙所在,已属东山范围。今寺贝底、寺贝通津、庙前街即其遗址建街者也。同治《番禺县志》邹伯奇及其学生所测的地图,即可见此。
    按百子桥本名百花桥、状元桥,因育婴堂自西关第十甫钟宅旧址(1697)迁建于紫来街北,改百子桥为子来街。堂1749年建,1746年成。邓廷桢《两广盐法志》称:“计地二十余亩,坐东南向,起建大门三间,二门三间,中厅三间,神堂三间,前后两旁,各建廊庑共十八间。堂之前后左右,其设乳房二百三十间”。地本平王马圈,由盐商购入捐建。
    东山大街即今东华东,其处龟岗已临近波罗水道(今新河浦),街村止于此。有山路上东山永泰村,永泰寺及东山庙亦同在。因庙即寺前殿截开改建。今辟成东山公园,东山寺为明成化间韦眷太监建的守墓寺,墓于1964年掘出,墓顶石券达4—5层。清末东山为两广浸信会建神道学校,即今培正道附近(今第七中学),1908年四邑华侨及基督教人仕沈锡鹏等建赖神浸信会,兴办培正学校,辛亥革命后改为培正(男)培道(女)中学、并教堂及华侨新村。培正学校前只是培正书院,取“至善至正”之意,1889年11月28日由廖德山、冯景谦创办于德政街。龟岗于1916年亦发现一堂三房南越画王冢,出土大批铜器、玉器,其西洗马岗(驷马岗)为清初平王马圈,即表示东山区已入广州郊区范围。
    2. 东关园林
    东关由于农地较多,沿江平原亦有利于园林建设,如明末、清初,已有陈子壮兄弟兴建名园。园林是利用平原和池塘众多地形加以设计的。如明末四大名园之一“东皋别业”即以池亭楼阁,山林陇亩悉具为特色、兹述如下:
    (1)东皋别业为陈子履建。以花为饰,建筑及器物亦以花形相配。通池为溪,直至岗地。康熙初,王之蛟辟为“东皋诗社”于此。(见《番禺县续志稿》)《粤屑》亦称诗社到嘉庆戊午(1798)仍用此地结社。
    (2)洛墅为陈子壮建。有池十余亩,榜园“虫二”,即“风月无边”之意。康熙王之蛟修,《南海百咏续篇》称:“九曲池、玉带桥尚依然无恙”云。在元运里。
    (3)感旧园在线香街,《番禺县续志稿》称:“园内池台花竹,雅邃幽妍”。光绪廿年建(1894)。
    (4)翰海故宅亦有园林之胜,李欣荣《才心草堂诗钞》有句称:“香径怕埋春草绿,野塘新筑夕阳红”。雍正间建。
    (5)邓园见张维屏《松心集》有约同黄乐之、潘仕成、伍紫垣、金菁茅、卢福普同游邓园诗,有“种得丛兰三百本”句,知园不小。同游者亦拥有名园,有兴来游,也足见邓园确有特色。
    郊区园林有东校场东北的永胜寺,明建,平王重修,亦有园林之胜。《南越笔记》称:“水木桥梁,颇擅幽胜”。岑澂《永胜寺木棉诗序》称;“有永胜寺,亦曰三松,境颇幽邃,门外木株数株,高入云汉,伟丽亦越台之比”。皇华寺(女济养院)按《南海百咏续篇》亦称:“红棉绕门,景最清幽”。
    此外,东贤里有龚氏园亦有林木池亭之胜。
    3.东校场区的建设
    东关区建设,有清一代以东校场为重点。至今仍为广东主要体育场地。东校场在今中山三路南,校场东、西路之间,南北长400米,东西广350米,地形为一向南倾斜坡地,是由岗地上升和珠江下拙形成的地形。四角有营房,北面中央为演武厅,二层,前竖旗竿,正南有大门临小涌。过桥南下为元运北,周四百零九丈。(按《驻粤八旗志》为403.9丈)厅房共千多间。南面还有“演水享”三个宇,叨代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改建寿国寺为之。今为民后。校场为军旅演习地点,年年举行。
    环绕校场,为建立各种寺、庇、坛、台的良好地点。内城地狭,不少公共建筑也迁建校场四周空地,如明代山川坛,即由城南迁此。兹分述之。
    (1)云雨风雷山川城隍坛,本在南城大忠祠西,《乾隆南海县志》称:“雍正八年(1730)改建东门外校场”。
    (2)东林寺,按《羊城古钞》称:“在东门外教场,原观音堂,顺治十五年(1658)建”。
    (3)天后宫,按《白云越秀二山合志》称:“在教场旁,明税监李凤建”。
    (4)护国寺按郝《通志》称:“在东门校场左,明万历四十八年(1709)巡抚孟宗文建”。
    (5)寿国寺,按《羊城古钞》称:“在教场前,明万历四十八年(2709)医僧昙林建”。
    (6)东林寺,按《羊城古钞》称;“在东门外教场”。
    (7)火神庙,按阮元《广东通志》,“在东外较场后,乾隆二十二年敕建”。(1757)
    (8)先农坛,据乾隆《南海县志》称:“在东门外教场普济院后,雍正五年建筑(1727),坛后为堂凡二层,坛畔藉田四亩九分”。
    (9)普济堂,按阮元《广东通志》称:“在大东门外教场东,雍正六年(建)”。(1728)
    (10)地藏庵,按阮元《广东通志》,与普济院同时创建于康熙六十一年(1722),庵为浙江人寄柩用。在校场东螺岗。
    按东校场明代已为演武厅,阮元《广东通志》称:“演武厅在东校场,明景泰五年(1454),总督马昂建”。1454年到今天已近540年了。只清代定为旗兵合操之地,才大加修茸。
    4. 东濠北段的建设
    东濠北段在清代亦有不少建设,北横街以北有报国寺、警目院、普济院、钱局等等。
    (1)报国寺在北横街北口,同治间称“报国祠”(见阮元《广东通志》)。
    (2)瞽目院在东濠到聚龙里间,报国寺北。门开于斜路头街(今钱路头直街)。据阮元《广东通志》称:“在东门外,乾隆十二年(1747),题准部复动项建造”。
    (3)普济院,在黄华寺故址建(1644年函可买李家行祠建)。《南海百咏续篇》称:“皇华寺在小北外皇华塘,明末诗僧函可禅室也”。又云:“乾隆十九年(1754),粮驿道龙廷栋请于两院,取为女养济院,拨水利羡余,以贍贫孀之无告者”。光绪末,加建两广测绘学堂及陆军速成学堂于旁地。
    (4)钱局是我国最早机制铜板、银元工厂,为张之洞新政之一。光绪十五年(1889)四月廿六日开炉制光绪通宝铜钱(一钱重),十六年四月初二,铸银元,称光绪元宝,龙纹(重七钱二)。后分五种(最小三分六)。六月铸铜板(广人曰铜仙,即Cent 之译音)。厂地在黄花塘村东南。四周开涌运输,《广东钱局图说》称:“局前新开河一逆,接通东濠,以达河口,而资转运。长二拾丈,宽自五丈至抬二丈不等,深八尺”。又称:“(东濠)自同治年间开浚后,渐形淤垫,光绪十三年八月间,经本局加深四尺三四寸,改觅自二丈二尺至四丈三尺不等”。可见为清末厂州重大工厂之一。今省党校校址。
    (5)北校场在黄华塘北,今北较场路黄华路交界处,有演武厅在校场南(见阮元《广东通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