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最先支援舰艇军修的民办工厂

广州最先支援舰艇军修的民办工厂余德晃(遗作)
    广州协同和机器厂(现广州市柴油机厂)建立于1912年,是华南一家历史悠久驰名省内外的私营机器制造企业。广州解放不久,它是地方最先接受中南海军(南海舰队前身)国防军修任务的工厂。它紧急抢修海军舰艇,为支援中国人民海军的军修工作作出了贡献。
    1949年10月,广州解放后,中南海军后勤部接管了华南沿海国民党海军遗留下来的一批舰艇,但都是机器损坏或者拆去了零件而不能行驶的。为了保卫海防和继续解放沿海岛屿,中南海军司令部急需修复舰艇以供应用。而自清末以迄民国修舰的重要基地──黄埔,在国民党海军撤走前,机器设备都被拆卸运去台湾。不能搬动的设施,也遭受严重破坏。连技术人员亦携眷逃走了。整个基地失去了作用。那时地方还未建立国防军工厂,而中南海军修理部本身的力量不足,故必须要依靠民营机器厂的支援。刚解放时,广州规模较大的民营机器厂除协同和机器厂外,还有公和祥、协兴祥、同生、艺坚、建国、新中国等十多家工厂,但他们的技术力量和机械设备均比不上协同和。这样,军修任务便落在协同和机器厂上。
    协同和机器厂厂长兼总工程师薛则民负责修理舰艇的指挥工作。他曾在美国学习,是一位热心爱国而又技术精湛的工商业者,在广州、香港机器行业里有“机器天王”之称。他勤勤恳恳,致力于军修。那时,待修的舰艇有的停泊在厂外大涌口河畔,有的则在黄埔和其它地方河面。薛则民选拔好修船队伍,也亲自到各船检查督促。据曾参加军修的老工人回忆说:薛厂长下船后便钻入机舱去,不怕热,不怕脏,不怕苦,他身穿“蛤乸衣”(工作服),拿着手电筒,认真指点施工要领,或者细致检查修理质量,哪里有疑难问题他就到哪里去。由于国民党军舰的机器,来自许多国家,其中有美、英、日、德、法、荷兰等等,职工称它们为“万国”牌。这些“万国”牌动力机器,既无只字图纸资料,而结构功能又各异,给修理带来不少困难。薛则民凭他的丰富学识和经验,只要观察各种元件,就能领悟机器的结构特点和出毛病原因,或凭微弱的异音,就能判断机器的毛病在哪里。他又常风尘仆仆跟随海军修理人员到海南、湛江等港口协助检修工程。那时候修理的有从国民党海军接收的“东山”、“国楚”、“琼林”、“福林”和人民海军编号的171、182、102等多艘舰艇。
    在军修过程里,最棘手的问题是机器元件损坏后,没有元件补充。在当时美、英国家“禁运”的形势下,要补给很困难。在元件中又以轴承瓦损耗大,要补给的数量也多。因为制造轴承瓦的铜铅合金材料,在旧中国落后的冶金工业里还未能生产出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海军修理部把研制任务交给了协同和机器厂。厂里特别组成一个研究小组,以车间主任方百里(股东)为组长,技工陈昌(班长)、马洪英、黎鉴等为组员,由薛则民领导进行研制。这可以说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早提出的科研项目之一。经过,一年时间的反复试验,多次修改配方和操作,终于探索出钢、铅、锡等元素合金的数据和冶炼工艺。铸成的轴承瓦能承受轴承不停运转的摩擦,耐磨力可媲美进口产品。该厂在全国首先创造轴承瓦成功,不仅突破了外国的封锁,解决当时海军军修和国家机器工业的当务之急,也为中国冶金工业提供了合金冶炼的新工艺。后来,薛则民把铜铅合金轴承瓦的工艺规程资料全部献给了海军。这新工艺研制成功后,全国有关的工业单位也纷纷派员到厂学习,使当时的新工业产品在全国各地开花。
    薛则民后来调广州机电局、广州重工业局等单位任总工程师。他先后担任广东省第二、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政协广东省第四届委员会委员,政协广州市第二、三届委员会常务委员等职。
    广州协同和机器厂这一业绩,在我国海军的军修史和广州工业史里留下光辉的一页。
    (后记:本文承蒙广州柴油机厂、黄埔造船厂、广州造船厂有关同志提供宝贵材料,谨向他们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