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先生读书治事处纪念碑
    在越秀山南麓“百步梯” 旁的半山坡上,建有“孙先生读书治事处” 纪念碑一座。这里本是学海堂的文澜阁旧址。文澜阁于清咸丰七年(1857年)被英法联军炮火轰断一石柱,清同治元年(1862年)一场台风后全塌,后改建文昌祠。民国初年,军阀龙济光在此建粤秀楼,还为此修建了一道跨街道和住宅的天桥,可从粤秀楼直达广东督军府(地在今中山纪念堂),并将整个越秀山划入禁区,派兵把守。后来桂系军阀赶走盘踞广州的龙济光后,也相沿此例。1920年孙中山赶走桂系军阀后,将粤秀楼辟做办公、起居之所,并下令拆毁周围的碉堡,开放观音山(即越秀山)供市民游览,与民同乐。
    1921年5月5日,孙中山就任非常大总统后,偕夫人宋庆龄居住在粤秀楼。当年,孙中山早上7时自粤秀楼循天桥步行至总统府(地在今中山纪念堂)办公,中午12时回粤秀楼用午膳、休息;下午2时复至总统府办公,5时回粤秀楼,晚膳后,阅书两小时,工作、生活井井有条。粤秀楼从不戒备森严,只有由华侨组织的卫士队百余人驻守粤秀山附近。1922年6月16日陈炯明叛变革命,孙中山和宋庆龄就是从这里脱险的。
    陈炯明叛变革命的前一天━━1922年6月15日晨,孙中山命卫士张猛持手令到石井兵工厂领取4挺粤造奥地利式水龙机关枪(重机关枪),2挺粤造旱机关枪(轻机关枪),500枝七九步枪和5万发子弹,发给总统府卫士和警卫团。15日夜晚12时左右,参军林树巍、秘书林直勉。特务队长陈志云等人赶到粤秀楼,报告陈炯明部队要在夜间1点攻击总统府,劝孙中山赶快转移。起初孙中山不肯离开,认为要负平叛之责,愿与总统府共存亡。当时围困总统府的叛军有2万余人,形势十分危急。林树巍等痛陈利弊,孙中山才同意转移。孙中山多次劝夫人宋庆龄一同转移,宋庆龄认为孙中山责任重大,两人同行目标太大易被叛军认出,坚决要求留下牵制叛军。孙中山临行时命令卫士队长姚观顺坚守粤秀楼,并饬令警卫团长陈可钰保卫总统府,共同保护宋庆龄的安全。随后孙中山改扮成医生,身穿白夏布长衫,戴墨晶镜,携药箱,在林树巍等人的护卫下离开粤秀楼,穿街过巷来到天字码头,登上宝壁舰赴白鹅潭,后登永翔舰,17日转驻永丰舰。
    孙中山离开粤秀楼半小时,即16日凌晨两时半,战斗打响了。叛军由四面攻来,机枪、步枪交作,还从小北城根发炮轰击。警卫团和卫士队在陈可钰、叶挺、姚观顺、马湘等率领下,与敌人展开浴血奋战。由于陈炯明悬红20万银元“重赏捉拿孙文”,所以粤秀楼战斗尤为激烈。姚观顺的卫士队仅6O多人,坚持到天亮。上午8时,宋庆龄在马湘、黄惠龙掩护下离开粤秀楼,经天桥避入总统府内。他们刚通过天桥,天桥便遭炮火击中而焚毁。
    从上午8时至下午4时,总统府内炮火连天。下午5时,已是弹尽粮绝,总统府的电灯、电话、水源全部被叛军截断。宋庆龄等非作战人员被部队夹在中间突围。突围队伍刚冲出总统府来到华里宁路口,叛军就围了上来。再组织抵抗已来不及了,侍卫副官黄惠龙向宋庆龄大喊:“夫人,丢手提包!”宋庆龄打开手提包向街上扔去,银钱和饰物散落一地,乘叛军上前争抢之机,马湘背着宋庆龄冲过马路进入华宁里内走脱。宋庆龄于次日晨到达岭南大学,然后转赴黄埔与孙中山会合。
    在叛军炮弹轰击下,总统府残毁,粤秀楼夷为废墟。孙中山逝世后,1930年6月16日中山纪念堂管理委员会在粤秀楼遗址建立“孙先生读书治事处”纪念碑。纪念碑坐北朝南,碑高约5.5米,碑脚2.28米,呈尖顶方柱状,台座宽6.2米、高O.76米,正面有5级台阶。碑为石米批荡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正面镌刻“孙先生读书治事处”。1981年广东省政府将这8个大字贴金翻新。背面镶高1米、宽O.6米的连州青石,刻有孙中山秘书林直勉所撰并书的《抗逆卫士题名碑记》,记载当年61名卫士与陈炯明叛军浴血奋战的经过。全文如下:
    广州中山纪念堂建筑管理委员会建卫士纪念碑于大总统孙公驻跸之粤秀山麓,以余曾随孙公蒙难,稔闻当时卫士抗逆之况,属为文以记之。会以外衒热烈者,恒不若则毅木讷之忠诫,居高位,蒙厚禄,自古敢死者甚少,行伍士卒为国牺牲者多,观抗逆卫士,宁不慨然兴感与!民国十一年六月十六日,逆贼陈炯明叛于广州,为曹锟、吴佩孚诸贼应,这其将叶举率兵犯公府,谋弑元首,冀逞其篡夺之私。时公府卫士仅六十余人,枪械不满三十,死守粤秀山,奋勇抗敌。逆兵多至四千余,而卒莫之能夺。呜呼!陈逆当时仍于政府任陆军总长要职,乃称兵构乱,自取罪戾,以视六十余卫士,各尽厥职,为国奋斗,其为贤不肖相去何如也!是年八月十五日,孙公之言曰:“逆贼枪击不已,继以发炮纵火,务使政府成为煨烬,而置文于死地,人民之生命财产悉受躁蹂躏。” 十三年元旦又曰:“吾党数起义师,自镇南关、河口、三月廿九广州之役,十月十日武昌之役,无不以寡敌众。自民国成立后,革命之师虽日增,而其精神反不如前,惟陈逆叛时,戍守粤秀山之卫士姚观顺等与叛兵血战两昼夜,坚持无馁,诚为近所罕见。” 现去岁东江战役,我军三万进薄惠、博,逆仅二万,竟莫与敌,以此衡诸卫士,益见卫士之难能矣,故特褒奖之,以嘉其勇敢焉。顾孙公崩殂于兹五载,反侧时起时仆,且有暗结外敌,危害党国□□□□□□毒焰方张,其罪等于陈逆。锄而去之,惟执兵卫国之同志是赖。余不武,愿步卫士之后,执鞭从之也。今者刊抗逆卫士姓名于石,传之永久,凡我同志其念之哉!
    队长姚观顺。侍卫副官黄惠龙、马湘、陈煊。侦缉员陈龙韬。卫士冯俊、黄森、何良、陈海廷、蒋桂林、郑耀、容卓廷、邹海、冯朝、黄仲篪、梁有贤、陈桂标、刘少溪、刘礼泉、蔡铁侠、陈威、曾国辉、李东英、曾明、冯建廷、梁全胜、区锦由、黄作卿、郑国卿、曾维垣、周文胜、谭惠全、冯振彪、陈胜、黄成、何福廷、谭森、丘堪、蒋福卿、张停、陆福卿、冯汉明、梁表云、王桂昭、邓胜钦、张禧、王玉、陈标、杨带、王基、杨勳、李球、蒋安廷、冯桂林、彭启、蒋庆禧、邝景云、汪德、陈松、韦汉雄、黄世祥、丘炳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