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广州 | 城市当家人 | 服务决策
今日广州 | 广州史话 | 服务社会
国家中心城市 | 千年商都 | 市情数据库

工作动态 | 在线咨询 | 微博
通知公告 | 点评品鉴 |
  首页>走进广州>羊城览胜
西猪栏路
作者:     发布日期:2015-05-11

 

 

 

 

 

 

 黄沙地处荔湾地区西南方,1901年在此建有粤汉铁路总站,随后建有黄沙码头等货运码头。由于水陆交通便利,批发行业(通称货栈,俗称栏头)逐渐兴盛起来。这些货栈通常经营鲜活商品,计有生猪栏、牛栏、鱼栏、鸡鹅鸭栏、蛋栏、果栏、咸鱼栏、海味栏等。广州猪肉栏头大多集中在黄沙一带,人们习惯称之为西猪栏。猪肉栏头中规模较大的有仁和栏永和栏永来栏悦来栏浩泉栏5家,后来扩展到金利街、沙基(今六二三路)等地,又有德安栏正安栏和安栏利正栏10多家。

民国27年(1938),广州沦陷。猪栏街的猪栏全部被烧毁,抗战胜利后始恢复,很快又二十多家猪栏营业,其中财力最雄厚的有生祥栏宏信栏三益栏瑞兴栏,这一时期是猪栏街的旺盛时期。各栏商除代客买卖外,还出口生猪,联合德兴、合兴、永同安、公昌、兴昌、公兴等栏商,成立生猪栏同业公会。

194910月,国民党军队撤离广州,曾火烧黄沙西猪栏。建国初期,西猪栏仍继续经营。1952年,10多家猪栏先后歇业,猪栏专业街消失。但在今天的黄沙水产品交易市场,你依然可以找到当年栏头贸易的影子。

(荔湾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钟紫云)

迷恋黄沙水产市场海鲜的食客们,大抵对西猪栏路的海鲜档不会陌生,却对其历史知之甚少。西猪栏路,位于荔湾区政府的西部,北起黄沙大道的东南侧,南抵黄沙码头。这里原是江边沙滩,清初渐为水上居民聚居点,后成为生猪集市,由此得名。

历经了生猪行业的兴旺与衰落,见证了新风港的历史变迁,西猪栏路如今又经历着黄沙水产市场的转型升级之困。一码头、一市场、一海味、一文化,忆往昔码头百舸争流,尝今日飘香海味。透过它,我们可以窥见广州独有的社会经济风貌和商业发展历史。

生猪栏的兴与衰

沿着黄沙大道南侧向西前行,掠过沙面岛,就到了黄沙水产交易市场的拱形门下。未近其地,便闻其味,咸咸的海鲜味涌入鼻头,让人不自禁地向里走去。背倚大道,目光向南延伸,就是海味的天堂——西猪栏路。

一路上咸喷喷的海鲜味和各色食坊,很难让人将此处和西猪栏几个字联系在一起。西猪栏路,顾名思义,这里过去是经营生猪业务的货栈。而要了解西猪栏的历史,还得从字说起。

字的壮语本意为房屋,因广州气候潮湿,以往的土著居民就住在一种叫的建筑里,这是一种两层、杆栏式的房屋,第一层通常不住人,用来放柴火。

随着经济发展,出现了同一行业的商品或作坊的集中地,就演变为同类商品集散地,比如鱼栏卖水产,果栏卖水果,桨栏是船桨的集市,猪栏则是经营生猪的场所。

早在清光绪年间,广州商业就已经很发达了,逐渐形成了七十二行,主副食品业就有米埠行、酒米行、糠米行、澄面行、菜栏行、鲜鱼行、屠牛行等,西猪栏行也名列其中。

当时城市人口不多,生活水平也不高,生猪销量有限,经营此业的只不过几家。到了上世纪20年代,广东城市人口逐渐增多,茶楼酒馆业随之兴旺,肉食需求量也相应增加,经营生猪栏的业务才有所发展。

原东山区政协委员黄宗海曾任祥利栏、福安栏经理,据他考证,当时集中在黄沙西猪栏一带,规模较大的老猪栏有仁和栏、永和栏、永来栏、悦来栏以及浩泉栏五家,人们称之为五和堂。后来扩展到金利街、沙基等地的有德安栏、正安栏、和安栏、利正栏等,共有十三四家。

起初,集中在黄沙西猪栏街一带的栏头,都是代客买卖的行业,通称货栈。属中间商,经营方式以收取佣金为主,纯粹专营生猪的买卖,销售对象是本市的猪肉商和乳猪烧腊商。

上世纪30年代末,广州沦陷,西猪栏街的猪栏全部被烧毁,各栏商就在新堤一带,搭建简陋的棚店继续维持。

抗战胜利后,新堤一带的生猪栏商搬回西猪栏,与新开业的生猪栏共同经营。当时广州市的生猪除内销本市外,还外销香港。由于生猪出口自由,各栏商生意兴旺,这个时期可以说是西猪栏发展的鼎盛期。

到了1950年秋,外贸部门出台规定,凡经营生猪、三鸟出口的栏商,除须领有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牌照外,还须向外贸部门申请领取经营出口业务的执照。不过,经过甄审,领到出口执照的栏商很少,西猪栏只有三益栏、宏信栏、瑞兴栏、同兴栏等几家。

1952年,西猪栏商经营出口业务较多,代销业务大,经营比较复杂,又有涉外关系,违法问题多,绝大多数都要退赔补税,经营因而不振,纷纷歇业。曾经参加过生猪出口联营社的3家猪栏商迁往东猪栏(德政南路)继续营业,其余10多家则先后结束歇业,至此西猪栏街一带就没有生猪栏了。

历史变迁中的新风港

见证了生猪行业的发展,西猪栏也经历了新风港的历史变迁。过了粤恒丰大厦,行至西猪栏路的南段,背靠码头,就是黄沙水产交易市场的区域了。而这里,在解放战争后曾是一个相对正规的仓库,做货物储运,与西猪栏路北段的生猪场共同存在。

50多岁的黄先生如今已白发斑驳,25岁那年,他只身一人从广西来到广州,在西猪栏路周边打工。对于西猪栏路的变化,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黄先生回忆,1994年时,新风港仓库、货场多集中于现黄沙商贸中心这一区域,西猪栏路以北的地方曾有几家公司,粤恒丰大厦的前身——荔湾区机电公司便是其中之一。

当时的码头仓库都有123的编号,从新风港运送来的货物,卸好就放在这边的货场仓库里。黄先生说,那时的仓库顶着铁棚,周边人烟稀少,远不如现在繁华。

荔湾区房管局原局长潘广庆在1950年左右来到了荔湾区工作,我到荔湾区的时候,这里(生猪场)已经很大规模了,逢年过节的时候人很多,也很拥挤。在广州的城西、市中心当时都没有大规模的猪场,西猪栏负责接收农村、乡镇的生猪,作为中转再供应到广州的市场。原来的六二三路有全省的米粮供应基地,与生猪栏、后面的鸡栏连成一片,形成了专门的大集市。不过,那时繁华的商业街道、月井茶楼的粤剧,如今也都成为了历史的记忆。

“1960年以后,原来的仓库成为了新风港的一部分,生猪场也从西猪栏路北段搬走至现在的荔湾区西华路一带。潘广庆说,于是,整条西猪栏路都是新风港的天下。新风港还一度发展扩大到如意坊,连黄沙大道以西以南的部分都是新风港的区域。

当时,新风港把外海巨轮的物资接驳到黄沙,再由水、陆、空转运全国各地。这种把外运的各种物资接运到深海巨轮的方式,也促进了国际间的商贸往来。一时间,白鹅潭成了百舸争流、生机勃勃的港口。码头起重吊臂日夜不停,转运车辆川流不息,满载的列车,沟通着南北物资的交流和建设。

水产市场的新生

生猪行业的兴旺发展构成了西猪栏路的由来,当这个行业衰落和消逝后,历经了新风港变迁的西猪栏路,又迎来了水产行业的发展。如今,行至西猪栏路的南段,背靠码头,就是黄沙水产交易市场的区域了。

现在的水产市场井井有条,分成左右两区经营。一边是以淡水鱼、海鱼、龙虾、鲍鱼为主的四层水产商贸中心,另一边则是以田鸡、冰鲜、小水产为主的平房商铺。置身其中,流水声、卸货声,吆喝声,声声并起。老板、行人、打工仔,各色人群混杂其中。

最吸引人的要数脚着雨靴、身穿雨围裙、戴着手套的生意人了,他们一边大声吆喝,一边收拾货品,还不忘操着方言招揽生意。偶尔空闲的时候,生意人就围坐在一起下象棋,与身边的伙伴谈天说地,好不热闹。

黄沙水产交易市场的发展,与新风港的变迁密切相关。这里十几年前是一个码头,供给着新风港务公司2000多人的生计。上世纪90年代,航运量渐渐萎缩,导致几千人的饭碗就快捧不住了。

1994年,有人建议在此搞水产批发市场,考虑到当时广州的确没有集中的水产批发市场,公司决定以此来解决困局。面临生存危机的新风港务公司,在分析了穿求名牌,住求豪宅,食求海鲜的时代特点以及天时地利的自身条件后,认为水产有市道,便开始发展水产市场。

同年716日,黄沙码头西侧划出了3000平方米的土地,开始了黄沙水产交易市场的时代。创业初期,黄沙水产市场的知名度不大,生意冷淡。在一个季度的惨淡经营后,终于打开局面,市场逐渐火红起来,大户纷纷入驻。

1998年,黄沙水产市场成了公认的全国活鲜水产集散地和交易额最大的市场。澳洲龙虾、加拿大象拔蚌、挪威三文鱼等品种,都是空运到穗后运往全国各地。如今,黄沙市场的水产价格也成为全国的水产指导价,被称为水产的广州价格,业内也有水产价格,全国看广州,广州看黄沙的美誉。

据黄先生介绍,现在这里24小时营业,工人轮流值班。许多档口从大德路、清平市场搬来,老板多是靠海边的潮汕人,他们最懂海鲜了。每到卸货时,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一拥而上,两两组合。有的端起了塑料箱,有的拆开了包装,有的手拉车满载而归,有的直接抄起工具捣腾着活蹦乱跳的多宝鱼,真是热火朝天。

水产市场的发展,引来海鲜酒楼相继入驻。每到晚上7时半到9时,西猪栏路旁便停满了车,不少人慕名前来品尝这正宗的海味。